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乐乐生贺

#张佳乐0224生日快乐#


又是一年,总该零零散散记些东西吧。 


这么想着,写了很久不写的文。多多指教啦!不知道还有人记得我吗w 


大半夜恍恍惚惚就先随便记着。


给自己和张佳乐都说声加油吧owo

冬,盼了很久也不见雪。不开电视,没去关注哪儿的天气时事,期望着每日的清晨,有蒙蒙的白雪。仍旧是由寒冷的风扣开窗扉,仍旧只是不昏不暗的一天。刚刚过完年,年味还在,从家家户户的窗口里飘出来。 


饿了。刚刚醒来的张佳乐这么想着,却赖在床上,不想动。本来就是被手机吵醒的他觉得困乏地要再睡觉,他还是先看了看手机。 


韩文清:生日快乐。 ...

全职 双花 【倒逆】

【蛮久以前的文。放在了本子里面。】

【当然我放出来的原因是……本儿完售了终于qwq】

【就是乐乐手伤大孙没事的设定嗯……蛮逗比的也是】

【让我打这个tag我都不好意思……】

【就是渣渣的文嘛qwq谢谢食用!】

张佳乐退役了。

因为手伤,他不得不在第六赛季退出这个舞台。

纵使是那么固执好强的人,也不得不屈服于命运。


百花只剩下孙哲平了,繁花血景只剩下了一人。

张佳乐想了很多很多,也包括他的以后。

失去了荣耀的以后。


他本来就不是个善于处理麻烦的人。

所幸加入百花后他跟孙哲平还没有搬入宿舍。

也不急着搬走。

他还能挤在小房子里跟孙哲平商量...

全职 伞修 【水中的妖怪】

【今天是鬼节,写个关于水鬼的故事咯w】

【感觉最近都在写童话或者故事。我的画风还能不能好orz】

【还是伞修,这次真的有些奇怪。我有时间的话,就再改改吧w今天有些心塞塞的。希望文不会变得虐或者渣得看不下去orz】

【改了一点……感觉跟没改一样qwq果然手感不太对?(那有什么关系啊!)】

【谢谢阅读!qwq】


    据说,他们村子旁边的湖有些问题。有时候,会有些奇怪的声音传出来,像是小孩的哭声。

    呜呜呜地,回荡在宽阔的湖面上,回荡。湖面却平静,没有一丝涟漪,让人怀疑那只是错觉。可是三人成虎,...

全职 伞修 【枝雀】

【双花最近要交稿子qvq就没发上来啦!别找我谈人生!】

【顺便严重ooc,文笔糟糕!】

【大概童话风?我也不知道qwq反正又是拼字产物咯】


    国王大人养了只金丝雀,叫苏沐秋。唱歌的声音很好听,国王大人很喜欢苏沐秋,在他还仅仅是个王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金丝雀小小的,金色的毛中带了一些白色,在国王大人的肩膀上,偶尔啄一啄他的脸,或者就用翅膀轻轻地挠国王大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它听得懂人说的话,却不懂得用人类的语言回答。就只能用它小小的眼睛,望着国王大人。...


伞修 【blank】

别理我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了!

别理我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了!

别理我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了!

【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。】

他还是想他了。

像是早就设定好不可避免的结局一样。

他轻轻地拍着冰凉的墓碑,久久地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,却也是迟迟地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他张口,吞吐了几方空气,酝酿一个句子一样。最后,他也只是站起来,微不可闻地,将那吞进去的一口气,轻轻地呼出来,发出叹息的声音。


那年,他18,他也18。

他那时候,骗着他说,他叫叶秋。

他笑了笑,说,他叫苏沐秋。

于是,在一间网吧,昏暗的、嘈杂的网吧里,他们翻开了他们人生的书本中的一页。空白的,充...

【南山组】《兆载》本宣及印调

maya这么可爱的cp不来啃一口嘛!!

麻辣香串儿:


CP:陈果她爸X苏沐秋

本子信息如图。

天窗:http://t.cn/RPv4X1m

印调:http://vote.weibo.com/vid=2696264

帮扩的都是小天使QuQQQQ!!!

漫天飞舞的花雨(双花) 1

【略黑百花,不黑原著的选手,不黑战队,黑的是高管的人心。】

【原题目来自苏纪尘的关于花的三十题】

【古风,架空】

    冷兵器划开空气的声音格外清楚,带着血腥的气息,夕阳般的色彩染红了土地。张佳乐偶然地抬头,天蒙蒙亮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叹息,手中的剑几个突刺,没有去看结果。已经知道,就没有核实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说过让你别来。”显得有些无力的声音,他躺在石头上,有些惨烈地笑。

    张佳乐走过去,将剑放在旁边,看着这个人...

记录者(伞修)

【抱歉这大清早的QVQ……maya我半夜突然想写,所以不顾一切先码了一篇伞修。太久不写东西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。总归是……啊,这样,我回来了?】

或许我应该用一段很冗长、很复杂的文字来说这一段故事。

可事实上,它只是很短暂、简单的,像你我的生活,一样的平凡。


那是一个雪天,下雪的天气。杭州很冷,很冷。不断敲击键盘的手已经有些僵直。

“冬天,真冷。”他捂着手搓了搓,暗自嘀咕了句。尽管这一举措令他显得有些幼稚。

深呼吸了一口气,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,他手腕动了动,在屏幕上快速扫过目标,左手飞快地击打键盘。名为“秋木苏”的角色在屏幕上,以看不清的身影移动着,这个角色不会懂,他被寄托了什么...

【陈果他爹X苏沐秋】南山组 《等》

QVQ对不起小伙伴我又魔性和矫情了……我认错!!我忏悔!被拆的小伙伴当看逗比就好,相信我是对你们爱得深沉(?)的!好吧,其实就又是一些混乱的东西QVQ

=====

他是早几年被送来的,姓氏为陈,周遭野魂称他为老陈。

他被女儿置在了较内,大多认识的也都是些老家伙。比他早死几十几百年的都有。

但那些大多都是些积攒了太多负面的心念,得不到转生的一些无趣的家伙。

人死了哪有那么多乐子可寻,不就是说些没死的时候的事,然后在这块小小的地方四处闲逛。也不是他不想转生,死了吧,总得好好体会下死了后的样子。

也正因为这样他结识了苏沐秋,那个18岁的男生。

那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他也乐于跟苏沐秋谈些陈...

倒带

说来也是一篇跟清明扯不太上关系的文章w

还是我以往的风格……

OTL对,就是没记叙全篇废话。

想写出个圆满的故事呢w

但是好像又渣掉了。QVQ

诶嘿总之清明节快乐w!

祝所有人死去的家属或者朋友在天之灵都能开心而圆满!

总之,谢谢能够阅读这篇文

====================

他宁愿相信,他是蕴了一首歌的,为了在下一个新季喧唱。

可是,与想象相悖的事情,从来就不缺。

那仍旧是一个秋季。

在他的臆想中,这是一个安静的季节。

恩,安静而不容许打扰的季节。

苏沐秋轻轻地合上手里的书。干净而修长的手指不自觉地滑过书页,无意间的举措。

为了让自己感知到一些事物。...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