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【30日题 Day 2】回音花

@Tusind切切切  @Helen瓊魚 两个小可爱!
再问问有没有小可爱想一起来玩儿30题!!
主要是为了吃粮【喂这个人!】
觉得小学英语水平orz
Sans出镜率好低!
Day1地址:http://anx-col.lofter.com/post/284c24_f7b7771

    Sans的生日快到了。

   然而雪镇并没有什么不同,实际上,除了Frisk和Papyrus,根本没有人或许其他怪物知道他的生日。

    据说Papyrus最近一直在跟Undyne苦练烹饪技巧,为了在当天为Sans做一份长寿面。但是说真的,Frisk有点担心它最终变成短命面。

    而Frisk正在扒拉着一朵回音花,磕磕巴巴练习着那段生日祝福词。

    “嘿,我的朋友,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……”

    Frisk突然想起这句话并不会被保存下来,只有最后一句。想了想那个情形,Frisk的决心脸上泛起了红。

    如果想说完整篇,Frisk数了数她的稿子,这至少需要好几髅筐的回音花。

    这可真是个不怎么令人愉快的消息。

    “嘿,Frisk!你读完你那繁琐的稿子了吗?”

    声音传来的同时,一只手搭在了Frisk的肩膀上,是Chara。

    “!”突然的灵感使Frisk充满了决心,她觉得她甚至可以睁开她的眼睛。

    Frisk握住Chara的手,用她具有丰富感情的决心脸面对着她,认真地说:“Chara,有件事情找你帮个忙。我想找一下那朵小花。”

    “Flowey?它跟踪你很久了。”思索了一下,Chara回答。

    这熟悉的感觉令Frisk感觉有些糟糕。那朵花,它一定听了很久她磕磕碰碰的练习,躲在哪里笑呢!太羞人了!捂住脸,Frisk想收回前言。

    估计是看见Chara就跑走了,小花并没有跳出来嘲笑Frisk。Chara有些疑惑,问:“你找Flowey干什么?”

    Frisk趴在Chara耳边轻声地说。

    Chara的腮红好像更红了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“什么?你叫我当回音花?我可不干那种蠢事。”刚刚被叫来,满脸开心的小花听说它要干的差事,马上换上了嫌弃的表情。它可不想每天面对着Frisk的练习,它会笑死的。

    “闭嘴。”抄起旁边准备好的颜料桶,Chara直接将小花刷成了蓝色。

    Frisk看着Chara行事利索,心中百感交集,不知道是该敬佩还是心疼。总之,她选择摆出决心脸。

    小花喜欢黄色的花瓣,小花心里苦,但是小花不敢说。

    小花流下了感动的泪水。【Chara视角】

    “我打赌那个家伙不会听的,他一定会闭上他的眼窝然后大声说zZZ。”小花无力地吐槽着,做出Sans的表情并且大声说出了zZZ。

    Chara觉得这个借口很完美,她毕竟也不想让Frisk的努力白费,于是她看向Frisk。

    误以为Chara想让她解决的Frisk,掏出口袋里早有准备好的派,Toriel特制。她指了指派,又指了指手中的稿子。

    小花流下了口水,最近他的粉丝团有些太热情了,每天都会为它准备三餐。因为这个,它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正常的饭了。

    咽了一口口水,小花用叶子摆出ok的手势示意它答应了。恩,蓝色的叶子。小花觉得,Chara这个家伙,早就把它绑在贼船上了。

    那一天到了。

    小花背对着门口,让它可以背对着Sans读那一份长长的稿子。长到,它根本懒得帮Frisk检查有没有错误,即使她这么要求过了。

    而Frisk、Chara、Papyrus和Undyne躲在楼上,想看看Sans的反应。

    Sans回到家了。

    那个穿着蓝色卫衣的骷髅,闭着眼窝,高声喊着zZZ走进了家门。

    小花开始了它的表演。

    它凑近着辨认Frisk的字,这并不是什么轻松事,永远不要指望一个孩子写给自己的草稿会规规矩矩写得多好看。

    “Hey my friend,I think there is something to tell you.

    First of all,happy birthday,Sans.

    ……

    ……

    【即使我很想练习我的写作,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刻。或许可以当做,Sans不希望他的孩子写给他的信被这么多人看到:)】

    Love Fri……”

    小花拿着纸张的叶片突然颤抖了一下,它长大了嘴,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。连Chara刷了好几遍的蓝色油漆的颜色,好像也要褪成石化的白色了。

    更不用说那个已经快变成石头的小花。

    反观当事人,他非常镇定。除了视线有些飘忽,以及脸上冒出的一点脸蓝,怎么说也比Flowey强多了。Frisk捂着自己通红的脸,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。

    Sans挠了挠脸,说:“A wonderful present,thank you Frisk.”

    他突然望向Frisk所在的地方,充满笑意地回答了小花没读完的最后一句:

    “And so do I.”

评论(2)
热度(53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