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【sf】完了都第二次了题目还是只能做保留意见*2

我可能拿不起我的刀子了。
我感觉这是一颗糖!!
【事先声明,不吃st,一点儿都不】
【渣渣的自我娱乐产物】

上一章【其实没有分章节】:http://anx-col.lofter.com/post/284c24_f752331

    死静的空气只持续了一阵,然后时光迅速倒流。

    醒来,Frisk发现自己在树林里,面对着硬梆梆的空气。看起来是个不那么令人开心的开端,不过好歹不用忍受饥饿和痛苦。

    她去摸自己的心跳,已经停止了。

    跟着她的那个怪物,已经离开了。

    Frisk的心情有些糟糕,她知道这个世界有所谓的必然性,一切都会按照以前的时间线前行。

    她懊恼地踩了踩地上的树枝,坐下来发闷气。

    “扑通”,心跳响起来了。

    有谁回来了。

    “我的孩子,虽然很失礼,我想再确认一次。”Frisk听见Toriel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,“你愿意跟我们一起吗?虽然我足够遵从你的意愿,但是有个家伙似乎挺希望你一起的。”

    可是,心跳是停止的。即使她开口,声音也传播不出去,即使她回答,那边也听不见。如果是面对面,她尚可以交流,但是在她身后的,只有一部手机。

    孤零零的,发出着它的声音。

    真奇怪,她能听到声音传入她的耳朵,她却发不出声音。Frisk觉得这不公平,这个属于怪物的世界仿佛一直在针对她。

    长久的沉默让那边产生了答案,看,无论是人还是怪物,总是会想出符合其设想的答案来化解僵局的,她根本不用担心什么。

    电话传来Toriel的声音:“好吧,孩子,你不需要有压力。我会支持你的,如果这就是你的决定的话。”

    然后电话挂断了。

    最终,什么都没有变,最多,也不过再重复一遍死亡而已。

    Frisk还是去了Sans的房间,老实说她不太能接受Papyrus的审美,虽然那个看起来是挺酷的。

    Frisk不知道怎样面对Sans,告诉他应该看着他吃下食物再走?还是让他带她离开这里?亦或是,让他不要再来了,为了这个所有怪物都满意的结局?

    她是不想让Sans走的,但是这太自私了,也太任性了,就像个孩子。可是她不是孩子了,她明明可以做到很多事情了,她是那么有决心,她……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?Frisk问自己,她最终,选择了什么也不做。

    她睡了个好觉,即使她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困倦和疲惫。

    只是醒来后,发现有些不对。羞人的脏袜子和多余的跑步机消失了,就连她抱在怀里的被子团也被展开好好地盖在她身上。

    Sans回来了。

    只是,Frisk感受着自己有些肿的右手,叹了一口气,她丰富的受伤经验告诉她,她骨折了。

    虽然这一定不是那个骷髅有意为之。Frisk甚至可以想象到Sans是多么用力地握紧她的手,想将他的骨头也埋入肉中,直到“咔擦”一声。这种声响对骷髅而言再也熟悉不过,却也有些陌生,毕竟从来没有从别人的身上听到过,甚至躺在床上的人即将醒来。

    所以,Sans逃走了。

    Frisk望着自己的右手,不知道说什么好,至少它现在是废了。连写字传达的方式都被断绝了,处境并不那么理想。

    但是她充满了决心。

    Frisk试着自己处理伤口,但是找遍了Sans的家里,也没找到药膏。这个魔法的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挺糟糕的。她只能拿一些坚硬的东西绑着固定着手,让那些骨头不至于错位太严重,虽然她也不太懂。

    似乎是为了对他的行为负责,Sans又来了。还是在Frisk睡觉的时候,虽然在不疲惫而且手隐隐作痛的情况下入睡对于Frisk来说不那么简单。所以,大概是过了很长的时间。

    总之,Frisk醒来,看到上好药打好石膏的手,推测出了这一结论。

    但是没有用。

    疼痛没有得到缓解,石膏反而束缚了她的行动。即使Sans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悄悄来换一次药,顺便确定她是否健康。偶尔还托他兄弟写些话,贴在墙壁上,已经贴了半个墙壁了。

    Frisk的手伤还没有好,她也开始感到饥饿和干渴。

    Frisk想,她得找个时间跟Sans说说了,如果她还想活着的话。

    这个机会并不是很迟,在这个想法萌生之后的下一次换药时间,Sans把她摇醒了。

    “Sans?”

    “我想我需要问问你怎么了,看起来,你的脸色很差。”没有回应Frisk的问题,Sans只是生硬地说,语气中有些不自然。

    Frisk不知道如何开口,也不知道怎样去告诉Sans真相,坦白的话在嘴边绕了一圈,最后只剩下苍白的解释:“我吃了东西。”

    “我当然知道你吃了。我是说,毕竟那个冰箱可是我填充的,对吧?”Sans突然发出轻声的笑,“我还知道你喜欢吃什么。”

    “它们很棒。”Frisk情不自禁笑了笑。

    Sans继续说着:“你可真是,出骨意料的懒。要知道,连垃圾都是我丢的。”说着,他忽然想到什么,问:“嘿,孩子,你不会是缺少运动吧?我听说人类要经常运动的。”

    不知道如何接话,Frisk摸了摸后脑勺,勉强地应了一句:“我想,可能吧。”

    “这样的话结果就明了了,你得运动了孩子。”Sans闭上他的右眼,“首先,先学会自己丢垃圾如何?”

    “Sans,你只是懒。”叹了一口气,Frisk感觉自己的决心也要变得懒惰了。

    心情很好的Sans没有否定,摊了摊手,说:“就算是吧,毕竟我是个懒骨头嘛!”

    谁的手机响起了,在房间里格外地嘈杂,将Frisk的心跳声都压下去了。

    尴尬的表情出现在骷髅的脸上,他既没有接起,也没有按掉,只是任由它响着:“看来我得走了。不过,我会督促你运动的。”

    然后不给她回话的机会,Sans走了。

    心跳停止了。

    Frisk突然想起以前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话,“我的心脏只为你跳动”。

    挺符合的,她这么想。

评论(2)
热度(55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