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【sf】等等,名字让我作为保留意见*1

【渣渣写手用于自我娱乐的产物。】
【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。】
【捅刀子种子选手对不起人民群众。】

    “Sans,我喜欢你。”

    Sans看见小小的姑娘举着贴着一张纸的番茄酱,上面这么写着。

    “嘿,孩子。你知道的,得有人看着Pap以防他不捅出什么‘髅’子。”

    他眨了眨眼,走向另一个方向以示他不会负这个责任。

    Sans没有回答。

    其实,算是早就预料好的结局。Frisk将番茄酱塞进了衣服里,送番茄酱告白是世界上最蠢的办法了。

    而且,Sans一直都在排斥她。就像在最后的长廊那儿,他一直担当着一个审判者的角色,而不是朋友。

    “我的孩子,不用伤心。”Toriel摸着Frisk的头,安慰着,“你要知道,这可是Sans第一次收到人类的告白,他也许只是害羞。”

    Frisk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   “孩子,希望这不会影响你的抉择。毕竟,你一直那么有决心。”Toriel蹲下来,给了Frisk一个拥抱,“你有地方回去的,对吧。”

    Frisk点了点头。

    “那么去吧,我的孩子。”拍了拍Frisk的肩膀,Toriel尽可能掩饰住不舍和悲伤,“我们会想你的。”

    Frisk点了点头,看见远处树边一点点蓝色的衣角,她开口说出一个音,又打断了。她没有什么好说的,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   “再见,Toriel。”

    她始终没有等到Sans的回答,即使早在Mtt的电视节目里,几乎全地下都知道了她喜欢Sans这码事。

    连一句告别都没有。

    是对于她最后的选择不满意了吗?Frisk这么想,突然记起那个从未用过的按钮【重置】。

    Frisk摇了摇头,没注意这个按钮刚刚要加长的【真正的】三个字,又缩了回去。

    那朵花出现了,在Frisk的面前。不,应该说是Asriel,那个小王子。

    “似乎你的心情有点糟,那我就长话短说。我挺喜欢这个世界的……如果你决心重置这个世界,我希望,你能把我的记忆也重置。”

    Frisk点了点头,虽然Asriel根本没有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。但是按钮没有变化,简单的【重置】字符。

    她将按钮收进了口袋,告别了Asriel,朝着树林的边界走。

    到了尽头。按理说地球上是不存在尽头这个地方的,但是Frisk的确走到了尽头,直到她的头“咚”地一声撞上了那块看起来与其他地方没什么不同的空气。

    她仿佛听见后面落叶摩擦了一下的声音,Frisk朝着声响传来的地方问:“那儿有谁在吗?”

    然而没有人回答。

    Frisk走过去看了一番,谁也没有在。

    她只能又走回她撞头的地方,摸索着尽头前进,希望能找到一个缺口,走向这个空气对面的地方。

    她找到了。在一个很高很高的山的山顶,她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。

    山的背后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,空气的背后,除了这片雾,什么也没有。这是个只属于怪物的世界,一旦告别了怪物,她就只能在这里被禁锢。

    这不公平。Frisk在心里抱怨。Sans他们一定已经找到了人类社会,一定已经跟人类打成了一片。而她只能在这个树林里,或许,她还能回到那个地下,独自地等待时间将她带走。

    或许也不会,她感觉不到饥饿,感觉不到困倦,仿佛离开了怪物,这个世界都停止了流转。

    就像一场电视剧拍摄,拍完了,你不跟着主角走的话,这个地方就不再属于那个电视剧了。再也不是其中的谁,而只是之外的某人。

    Frisk最后决定回到地下,那儿好歹有地方睡,总比树林要好,即使地下空无一人。

    没有人愿意回来。她躺在Sans的床上,望着天花板放空自己。她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持续到哪一天截止,要持续到什么日子。

    没有一个怪物会记得他们曾经在地下生活的家,没有一个怪物会想回来,也没有怪物记得曾经带领他们走出地下的人类。

    毕竟,是她自己选择了离开。

    地下没有时间的概念。Frisk也不知道她究竟发呆了多久,但无论多久,她的眼睛都不会感到疲倦,就像她永远不会感到饥饿的肠胃,以及,停滞了的心跳。

    Frisk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,她甚至怀疑,自己也变成了怪物,不老不死。

    然后,突然有一天,心脏跳动了起来。

    “扑通”,心脏的跳动让她感觉胸口一阵绞痛,太久没出现的声音,在房间里迟缓地回响了一阵,才慢慢地,仿佛小心翼翼地,跳动了第二次。

    自己还是个人类。Frisk摸着跳动的心脏,心下平静,又有些激动,这似乎是她第一次对于自己是个人类如此喜悦。

    不,或许,她只是开心她依旧活着。

    有谁回来了。Frisk突然意识到,她坐起来,跑出门寻找那个怪物,希望他可以将她带走,带到有怪物的地方去。

    然而谁也没有找到。

    直到她的双腿都已经麻木,腹部已经隐隐作响的时候,仍旧没有找到任何一个怪物。

    突然电话响了,不是她的。即使仅仅响了一声就被突兀地掐掉了,但是一定有谁在那。

    Frisk转头跑向声音传来的地方,但是谁也没有在。

    又恢复了寂静。Frisk感觉自己已经快不能动弹了,她想直接栽倒在雪地中,即使这儿离Sans的家也不过十几步。

    寂静。Frisk突然觉得周遭安静过了头,她慌忙去摸自己的心脏,那儿一片寂静。

    那个怪物走了。

    Frisk没有办法暖和她麻木的四肢,也没有办法填饱她的肚子,即使她将四肢伸入火中,亦或是吞下所有的“热狗”。

    她的时间被停留在那一刻了。

    Frisk依旧等待着怪物的回来,忍受着饥饿和寒冷。

    但是那个怪物太狡猾了,只是乘Frisk睡着的时候过来,填满整个冰箱的食物,有“热狗”、意大利面和派。虽然Frisk根本不想碰那盘意大利面,但她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,她越来越饿了。

    那个怪物不知道这些食物对她没有用,除非他看着她吃下去。也不知道他半夜偷偷盖好的被子,也只能让她感受冬天被子的冰凉。

    但她还是会吃完所有的食物,为了期待怪物的再一次到来。

    Frisk的时间,以很缓慢的速度流动着,她已经习惯忍受饥饿和寒冷,习惯半夜突然将她惊醒的心跳又骤然消失。

    Frisk知道,她死了,这个世界会倒流。她很想死亡,如果死亡可以将她这一切的折磨结束的话。可是她想到Asriel的话,她死了,大家的努力就都白费了。

    可是,大家都没来看她。哪怕有一个怪物愿意同她聊聊天,说说话,她都不会继续这样的折磨。

    但是,谁也没有来。

    Frisk意识到了呼喊的无用,即使她现在已经说不出话了。那个怪物每日的到来,只是加重了她的痛苦,也加速了她的死亡。

    她不是没想过去找那个怪物,可是她只要开门,她的心脏就停止跳动了。一切都是无用的。

    在那时,Frisk知道来的是谁了。

    Sans。

    可能也只有他才能再回来这里,但是也没有什么用了。

    这是她第一次,半夜没有被心跳惊醒。

    因为它停止了。

    她看到了突然闯门而入的怪物,带着汗水抱起心跳已经很缓慢的她。

    “我很抱歉,孩子。我不知道你这样了。”她听见那个怪物这么说,“我真的很抱歉,我的孩子。我以为你只是,睡得很好。”

    骷髅会流泪吗?

    Frisk这么想,听见了心脏最后的跳动声。

    Sans,别把你吃剩的番茄酱流到我的衣服上。

    Frisk死了。

    布满灰尘的桌上,放着一张贴着贴纸的番茄酱。

评论(22)
热度(79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