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花开(全职 双花)

孙哲平x张佳乐【喂不说也知道的吧……】

嘛,总之啦算是匆匆忙忙赶完的这一篇……准备出个本子不知道有人理没【肯定没……】觉得吧张佳乐,如果他是一朵花的话,一定是那种很美很顽强的花吧,这么想着想着就写下来了。最后夺冠只是一点小小的愿望,我想,人一生总有美丽一次的机会吧w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孙哲平收到了一盆植物。

放在门口,孤零零的,他起初还以为是楼上大妈嫌他晚上打游戏吵用来报复的粪土。

不够精致的花盆,黑乎乎的土壤。

孙哲平随便地就将花盆踢到一边,花盆骨碌骨碌地滚了几步,碰到楼梯,又立好。

仍旧是稳稳当当的,那点打击根本动撼不了它。

不过这倒是洒出了些许土壤,微微露出里面的幼嫩的芽。

嫩绿的,小小的芽,还看不出是什么植株,仅仅在黑乎乎的泥土中露了个小尖。不过,就着小小的芽透出的活泛气,就在这酷暑之中送来了一股清凉。

孙哲平觉得自己简直是中邪了,居然走过去将它捧在怀里,带了进去。

小小的植株生长得很快,在孙哲平恍恍惚惚忙过了两年以后,它已经初步长成了。

是一株小灌木,大概也不算,在秋天,这种灌木会开出淡黄花蕊的花。

可是,这盆小植株从未开过花。

也许花开是一件不简单的事。孙哲平想,又将放在窗台上晒太阳的植株浇了点水。

午后,阳光盛,亮黄色的阳光环抱着那株小小的植株,暖暖的,就有种由心生发出的通彻。

赤金色的阳光透过防盗窗横竖纵横,在那株小小的绿色的植株上铺下一片亮色。

孙哲平突然笑了,用水壶敲了敲花盆:“喂,早点开花吧!”

这一举措震得整棵植株的叶子“哗哗”地响。

孙哲平本来是不屑于做养花这种娘炮的事情,完全不符合画风。

可是,他却想看一次花开。

这是他对于这盆小小的植株倾注了一切情感的执念。

他想看看,这株不屈的植株开的花,是怎么个样子。

可是那颗植株似乎是对他鲁莽的行为不满而做出的无声的抗议一般,不愿开花。

第五年时,那株植株才结了一个小花苞,朦胧的一片绿意之中就是一颗小小的淡素的白,远看还以为是谁的宝石遗落在这里,在阳光下褶褶生辉。

那是孙哲平看过最美的花,不带任何隐藏和虚假,只有一股自然的气息。

那股气息就在这个炎夏,飘飘然,飘飘然,在枝梢凝集而成一颗小小的花苞,透露出不屈、执着。

用五年的时间为开一朵花而努力,它一定是拥有着最伟大的梦想吧。

孙哲平当时是这么认为的。

后来孙哲平想起,或许就觉得它就和一个老友一样吧。

不屈而执着。

可是,纵使是孙哲平,也没阻止花落。

那夜的风异常喧嚣,杂着雨,如狂潮一般席卷了天地,似是不可避免的,那一朵小小的花,沉默在了那一片黑暗中。

那一株小小的植株却不放弃,被风雨去尽了花朵,却依然伫立,挺直着身子,一如既往地生长,或许是更努力。

是的,本来就没有什么是能轻易打倒他的。孙哲平突然没由来地感受到了这句话。

但是他也知道,开花是一件多么痛苦而艰难的事。

他想陪着这盆小小的植株开花。

又一年夏,那小小的植株已经蓄势待发,势必要在这一年开花。

用它的花朵,它的成果,绚烂整个夏季。

孙哲平更加呵护这盆小小的植株,尽他所能,帮助它达到梦想。

那一年,太阳前所未有的温和,雨水也前所未有的细腻。

或许是上天也想让它开花吧。

事实也如此,那一年几乎没经过任何挫折就结出了小小的花苞。

可是,命运这种东西,一旦能被预料,也就不是命运了。

而迎接这小小的花苞的,是一夜的狂风骤雨。

孙哲平匆匆地将花盆搬进来,唯恐打落了星点的灿烂。

而那盆植株也不同于当初的小芽了,即使仍是青涩的,却也不同于往日的稚嫩。

还有几朵花苞在枝头,花瓣已经微微张开了,淡黄色的花蕊悄悄地探出一点头,偷偷地打量着这个世界,新鲜的生命总是对什么都好奇,却也抑制不住的勇敢。

或许就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,才能无所畏惧地向前走,去追逐那些梦想。

孙哲平却又一次没有等到花开。

他长期打游戏的弊端也算是显露出来了,大病了一场,在医院趴了几个月。

也自然不知道家里的那盆植株怎么样了。

也许开出了很美很美的花吧,他这么设想着。

可后来从邻里那得知,花开了,可是和上年一样,未开完就落了。

大概是心灰意冷了,这么多年的努力,一年又一年,却永远开不全花。

就算那不是花,是个人,也该累了。

可是孙哲平因为这么点小病小痛就不打游戏了,那就不是孙哲平了。

这盆植株若因为这么点打击就再也不愿开花了,那就不值得孙哲平那么呵护了。

像是为了证明它自己一样,那盆小小的植株发了疯般地汲取着营养,发了疯般生长。

似是要证明给孙哲平看,证明给世界看,它能开花,能开出那朵最美的花。

这一年,孙哲平没多管那盆植株,事实上,他的手受了伤,三两天就得去医院查查,换绷带。

闲的时候就开电脑,做一些轻度的训练。

他心情不好,看着比赛,也没什么意思,只是一遍一遍地打击自己。

曾经的老友仍在前进,却总是失败,他如今就像一张白纸,褪尽了曾经所有的色彩。

“诶小孙啊,你那儿的那盆花叫啥名啊?咋又没开完就被打落了呢?”一日去换药时,楼下的大妈随口问了句。

孙哲平这才想起那盆小小的植株。

他知道,它的又一次努力,又失败了。

那一年,仍旧没有花开。

那时已经是第七年。

他终于想起来那盆小小的植株,匆匆去照料它,却只看到没有一点生气的叶子和枝干。

就这样认输了么?

就这样告别了么?

这么说又好像过于矫情,孙哲平虽然是这么想的,但是却也无奈地向花盆里浇了一点水。

大概是最后一次为它浇水了吧。

也是,只是株植株,经历不起风雨,似乎,就这样落败也不是不能理解。

不能理解?

大概,是那个人的话,孙哲平永远无法理解吧。

那个从来不会认输的人,怎么可能就这样匆匆告别。

会回来的,一定。总有种这样的感觉告诉他。

因为,还没有达到终点,当初的约定的期限还没有到,怎么能放弃。

“长起来吧,就这么认输了吗?你的夏季还没有到,你的花也没有开,怎么能就这样倒下呢!”

那一年夏天,孙哲平没有再打开荣耀,整天迷迷糊糊睡了起来吃东西,忙些事情,坐着发呆,又睡着。

似乎是睡过了一个夏季的孙哲平,在快秋末的时候,看到了悄悄直立起来的植株。

他突然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,那一点点的直立的枝茎,就像希望,预兆着未来,预兆着命运。

就是如此扯淡而完全没有根据的东西,不知为何突然从孙哲平心底冒出,温和地蔓延开。

那一种感觉,悄然地充斥着身心。

也许总是要明白的。

黑暗永远带不走我们所拥有的东西,因为那都是与灵魂共存的。

在任何的地方,都能怀抱着希望。

这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,又是多么困难的事情。

可是,孙哲平能明白的,因为在他的身边,有一盆这样的植株,也有这样的一个人。

果然,次年的夏天,那株植株蓬勃地生长起来了。

这个世界上,万物都有灿烂一回的时候,这是上苍赐给万物的权利。

而这株小小的植株,怀着这样的信念,继续生长着。

充满着生机,充满着生命力,以它肆意的姿态告诉世界,讲述着一段光明的故事。

那是一段充斥着光明和温暖的故事;

那是一段讲述着梦想和欢乐的故事;

那是一段记录着憧憬和青涩的故事;

那是一段如此刻骨铭心的故事。

是一段,如此,深刻的故事。

或许等到老得头发花白,还能想起,那时候,两个人,在不大的房子里互相打闹,互相嫌弃的每一个细节。

他们就是这样,似乎嫌着嫌着,互相排斥着,也离不开了。

就如水和油一样。

“欢迎回来。”孙哲平冲着桌子上的旧照片笑了笑。

照片上,两个人笑得很欢,在对方的脸上乱涂乱画写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那时的青涩,却随着照片的老去日益清晰。

那株植株终于开花,很美,很美。

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所描述的美,是由心而生发出的美好。

那洁白的花瓣上沾了些露珠,淡黄色花蕊点缀了纯白,莹莹,而不至于显得不可触碰。

“哟你种的那家伙终于开花了啊!啧啧啧,我好几年前就拿了冠军它居然才开花。”

“它很努力了。”

“看不出来啊老孙,你居然这么喜欢种花这种事情!”

孙哲平斜眼看着趴在窗台开心地拨弄着花的张佳乐,只觉得无力。

到底是谁比较喜欢花呀……

不过,不管是花也好,是人也罢,能一起走下去,就是莫大的缘分了。

人生的道路有几十年,但像当初那样地勇往直前的岁月真的太少了。

剩下的时间,有什么理由去荒废它。

再一次,一起,追逐梦想。

就算是失败,就算是死亡,都不能作为结束。

只因灵魂是同在的,不会变的,充满希望的。

那一盆小小的植株,每年绽放的,依旧如初见时灿烂。

蓬勃而充满着希望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