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【双唐】杜康·3

【有人说唐简出戏,也怪我突然忘了这是个npc!】

【唐简改成了唐届!之前的也改了√放心食用!】


唐届正在敬师堂门口发着呆,苗乾突然飞鸽传书,问他有没有看到唐朔。


从唐朔离开,也有半多小时了,苗乾都没找到他人。他只得先回一句表示并不清楚,然后也去帮着找人。


突然想起,那个人说要喝酒。不知道是不是跑到茶馆去了。


真的在。唐届叹气,看着唐朔靠着桌子,一碗接着一碗,看着扬州前坪人来人往,各种切磋胜负来回,一个人在这里喝酒,也不告诉苗乾。


“来坛酒。”唐届对小二招手。


小二显得有些为难:“这,客官。我们是茶馆,不卖酒。”


唐届只是瞥了一眼小二,淡淡地道:“酒,总会有的。也总会卖的。”


说着,他就坐在了唐朔的旁边:“不陪你,你也得自己来喝酒。不跟苗乾说一声?”


“她?她不准我喝,说喝多了,握不准弩。她懂什么,江湖人,不能畅意喝酒,算什么侠!”唐朔眯着眼睛,迷迷糊糊地说着胡话,“你看,你这不也陪我喝了。”


正巧小二这时抬来一坛酒,放在桌上,谄媚地对唐届笑了笑,搓了搓手退下了。


“最后一次陪你喝酒。”唐届倒了一碗,一口饮下,有些辛辣的味道。也不知道,唐朔什么时候贪恋上这种,跟他性格不太合得来的味道。


唐朔转头看着唐届,看了好一会儿,突然傻笑起来:“你真是个扫兴的人。不喜欢说话,还冷冷淡淡的,成天板着脸,当时就想着,也不知哪家的小姑娘看得上你。就想,干脆养一辈子徒弟吧,也不错。”


说罢,他喝了一口酒,又慢慢地说:“你现在出师了,挺好。我倒是忘了,你总该要自己去闯荡的。嘿,太久没收徒弟,都忘了。现在不喝,以后就没得酒喝了,一个人喝酒,真没意思。”


唐朔说的时候,唐届就慢慢地喝酒,想到答应了朋友的,说:“我要去恶人谷。”


“恶人谷啊。”唐朔感慨了一声,喝了一大口,“挺好的,哪边都一样。”


“师娘也是恶人谷?”


“嗯。她说,认识的人多,不想转。”唐朔只是很平静地说,“反正我也不太热衷打打杀杀了,无所谓阵营什么的。虽然,也挺想劝她转。拗不过她,没办法。”


唐届没说什么,他本来就不健谈,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。只是陪着唐朔喝酒,陪着他看切磋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,谁又赢了,谁又输了。


无言直到最后,唐朔一个人醉得睡着了。唐届也不知道别的地方,就把他抬回了唐家堡,他曾经跟唐朔住的小屋子里。然后喊了苗乾过来照顾唐朔,他则先走了。


曾经,唐届一直以为,这就是江湖不见了。


断了关系,许久不联系,哪有什么熟络好说。


 


但还是见面了,在同样的地方,扬州茶馆。


三年后。


不长不短,很尴尬的时间。太久不联系,再好的朋友,也是以前的朋友,说多了矫情,说少了生疏。


最后两人相对无言许久,唐朔有些尴尬地开口:“好久不见。”


“挺久了。”


唐届也并不是想来这边,不喜欢这种太熟悉的感觉,可能只是不喜欢有牵挂。可是刚好在扬州碰上仇人,还喊了人,实在打不过,只能往隐元武卫这边冲。挂了点彩,情况说不上太乐观,也只是还能跑的伤势。


习惯了独行的唐届,自然没有带会治疗的门派的人。多的是交易,少的是交情。


唐朔了解唐届,知道他的性格,皱了皱眉道:“你看起来不太好。”


“也还行。”唐届长呼气一声,给自己鼓气一样,嘴角稍微上扬,“还活着。”


“活着也就够了。”唐朔笑着扶着唐届坐下,抬手几发追命解决了追兵。他收起弩,回头问唐届:“准备自己走?”


唐届抬头看了一眼,唐朔很平静也很冷静,甚至还是笑着的,可就是觉得有点陌生,但他还是点了点头:“嗯。”


唐朔也没说什么,背起唐届就走,仍旧是令唐届感到陌生的神情。


“你不太像以前了。”唐届没反抗,知道拗不过唐朔,也没多的力气挣扎,只是在背上说着。


“我没变。我只是,有点生气。”说着,唐朔叹了一口气,“说了要你好好照顾自己,你就这么糟蹋的。”


突然感到有点心虚,唐届说话也有些停顿:“我,有好好的。”


谁想突然听到唐朔嘀咕一句:“有什么办法,你是我徒弟。”


徒弟,而已。

TBC

评论
热度(4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