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【双唐】杜康·2

不过后来,唐届也没入浩气。

那天他在唐家堡对着木桩练习手法,唐朔嘱咐他要多打木桩,凡是他说的,唐届每天都照做。不过唐朔一般不过来的,这次突然过来找他,带着一个苗疆女子。

“小简哟,你师娘回来啦!”唐朔一拍唐届的背,向他介绍他身后的女子,“她叫苗乾,前阵子去千岛湖了,也就没跟你说。是修补天的,厉害吧!”

唐朔显得很高兴,眉眼透露出喜悦和自豪。唐届望着他,有点出神。

后一会儿,唐届看向苗乾,开口道:“师娘好。”

苗乾笑了笑,从包裹里掏出一大串糖葫芦,一股脑儿塞给唐届,道:“师娘从中原学着了怎么做糖葫芦,给你带了一堆。你可以尝尝,也可以去勾搭小妹妹哦!”

皱眉看着手里的一大串,唐届还给了苗乾:“师娘,我不是小孩。”

“啊,”苗乾失望地应声,“那你总可以留着吧,整天板着脸可是找不到老婆的喔!”

整天板着脸,不用想唐届也知道这是他师父说的。想来也是,唐朔一向不是话少的,而唐届又不是能搭话的,本来这个师娘也是挺符合他性格的。

“师父。”唐届拿了一根糖葫芦伸到唐朔的面前,仍旧面无表情,“啊——”

“小简,为师不是小孩子,乖,不闹。”唐朔正要揉一把唐届的头,却被他拿着糖葫芦直接塞入嘴里。

唐朔气得跳脚,又不好把糖葫芦从嘴里直接拿出来甩在地上。只能是恼火的盯着唐届,然后愤懑不平却无可奈何地嚼着。

滋味,大概算是不错。不过毕竟是自家媳妇做的,怎么能差!他想到,更是开心,也不在乎什么大人还吃糖葫芦了。

“师父。”唐届收起弩,“我想出师。”

唐朔正乐呵,也没太注意听,随口答:“成啊,啥时候?”

“就现在吧,你不用陪师娘的话。”唐届突然注意到,苗乾的手背有一个标记,两把斧子交叉,恶人谷的记号。

大概是,处得来,也没在意阵营。他想。

“我先陪你出师啊,又没多久。”话是对的唐届,却面对着苗乾。

苗乾也不计较,笑道:“那你去,我先回趟恶人谷。”

唐届也只是看着,像是等待宣判什么。

“走吧。”唐朔拍了拍他的背。

 

搭了个马车,到扬州下。

唐朔下车,唐届跟在他斜后方,就像一直以来的情形,他永远跟着唐朔的背影,一步一步被引领着前行。唐朔在走,他在跟。他不想走太慢落下,也不想走快了跟上,就好像这样都会断了什么关系一样。

“小简。”唐朔突然开口,“以后,你一个人了。”

没明白他突然想说什么,唐届没应声,等着唐朔自己接下去。

“挺舍不得的。”前面的人挠了挠头,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认识的人挺多,但是留下来的不多。这江湖啊,太大,太乱。有些人,一别过就不见了。”

“你想的话,飞鸽传书,我会记得去看。”唐届说。

唐朔笑了几声,转身拍拍唐届的肩膀:“不是联不联系得上,是有些人啊,断了一些关系,就淡了。人心叵测,曾经再要好的,也抵不过春秋。走,陪为师喝喝酒。”

“你会醉。”唐届站住没动,“师娘在等。”

“她啊,嗯。你师娘,很好。”唐朔笑了笑,转身继续走向敬师堂,不再多说什么。

沉默,对于唐届来说不算陌生,却第一次觉得这样苦涩。出师了,也的的确确,是分道扬镳的时候。他会有他的一段故事,而唐朔,或许会继续跟着苗乾走下去,如他以往一样,没有收唐届做弟子之前一样。

“在下弟子小有成就,在此出师。以天地为证,以桃李当勉。此后一人踏江湖,几多繁琐之事,独自面对,望多留意。来日,愿闲谈闻名,已是名扬天下之时。”唐朔对敬师堂作揖,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面具,递给唐届。

接过手,有些冰冷的金属,雕纹也有种冷意,唐届只是拿着看,没戴上。却听着唐朔说了:“戴上吧,今后,骗不了自己的心的时候,用面具挡着你的脸。唐门,不需要情绪。你很适合,但是我倒是希望你不要那么适合。挺矛盾吧。今后,好好照顾自己,我走了。”

语落,唐朔转身离开。

唐届第一次看着他的背影就这样离开,没有追上,大概是知道,就算他是一个人,也总会有人在他路的尽头等他。想着眼睛有些酸涩,唐届揉了揉,低声骂了句:“真没出息,你。”

然后他戴上了面具,对敬师堂作揖了一次,面部冰凉的触感有些陌生,却意外地安心。大概这就是所谓,遮不了心,好歹遮住脸。

真是残酷,唐家堡的无情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