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【双唐】杜康·1

【破虏炮哥x南皇炮哥】


唐朔是唐届的师父。

一直是。

 

唐朔是在唐家堡捡到唐届的。嗯,任谁看到一个躺在地上很久的人,都会额外注意一下的。尤其是在唐家堡。

于是唐朔就把唐届捡回去了,从地上。

 

唐届那时候啥都不懂,就跟着唐朔学,说什么做什么,指哪打哪。

反正唐朔也闲,也没在乎浩气盟最近什么事,不在乎带个徒弟。唐门擅长暗杀,主攻于无形无声。可唐朔就不是什么安静的人,算是个没啥心眼的。看来是不适合唐门的,可他却擅长得很。

连带着,教唐届,他也是真的上心。

先是领着他去唐老太太那里,入了门派,学了几门江湖技艺,又给他一个个讲那些招式。

甚至于,他拿着自己的千机弩都拆拆组组好几次,就为了跟他讲怎么做武器。

反正,唐朔讲,唐届就听。唐朔做,唐届就跟着做。

失败了,唐朔就再做一次,唐届就跟着再做一次,如此反复。唐朔也真没厌烦过,好在唐届也不是什么笨拙的,总归也是能学会的。

“这个天绝地灭不是这么装的。”

“你这就是连弩啊,千机变是一个胚子,可以嘎吱嘎吱变化的,你看着我再做一遍。”

“你的化血镖呢?对着这个木桩,丢出来,丢丢丢。”

“谁叫你只丢化血镖了。”

“别盯着我啊,这样可以了。”

“嗯。”唐届话少,常只应声,唐朔也挺喜欢没人跟他反口。用他的话说,就是屁事儿少。

 

学会了所有技能后,唐届也没出师,反正他也不急着收徒,就维持现状。师父还是师父,没说要出去闯荡,就天天跟着。

可能有私心,为数不多认识的人,不想断了联系,断了关系。

唐朔每天带着唐届做茶馆,据说是为了碰奇遇,可是唐届没好意思告诉唐朔,上次一个藏剑还想找唐届借钱,说钱不够触发奇遇。可唐朔,至多兜了一块六级五行石的钱吧。

唐朔是浩气,做个茶馆,简直堪比云湖。反正唐届做着做着就看到唐朔打起来了,打着还冲他招呼一声:“瓜娃子,来帮为师撸人头咯。”

唐届只是看了他一眼,又想了想自己的阵营,中立。交了任务,就提起唐朔的机关小猪坐下,自个儿拆了起来,也没去帮忙。

 

唐朔很生气,自己含辛茹苦带大的徒弟居然不帮他打人。他把唐届一把从一堆零件中提起来,天知道这小子中毒一样天天拆他的猪。

“机关不够。”唐届冷静地回答,“自己搓慢。”

 

唐朔认栽,只能天天带着唐届去唐门密室找宝箱,机关零件满满地堆满了行囊。后又是一阵东奔西跑,从师兄师姐处凑齐了一套机关零件。

然后就是组装。

唐届自然是不会,否则也不会拆那么多天唐朔的机关小猪了。

于是,唐朔做,唐届看。看了再做。

组不成,唐朔便耐心地纠。

这样手把手地教,唐届终于一脸灰扑扑地成功了。小猪在地上开心地转溜了一圈,蹭蹭唐届的腿,黑乎乎的眼睛亮亮的,像是有生命一样。唐届的眼睛也是亮亮的,像载满了星河,在有些脏的面庞上显得尤为动人。

唐朔极少见他这个徒弟如此兴奋而流露出感情,咧嘴笑了笑,摸着唐届的头说:“真不错,不愧是我的徒弟。嘿嘿!”

“下次帮你打。”唐届冷静下来,将猪收起来,说。

唐朔深刻意识到,他这个师父,不如一头猪。

 不如就不如嘛,反正他入浩气就行。唐朔乐观地想。

TBC

 


评论
热度(8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