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全职 双花 【倒逆】

【蛮久以前的文。放在了本子里面。】

【当然我放出来的原因是……本儿完售了终于qwq】

【就是乐乐手伤大孙没事的设定嗯……蛮逗比的也是】

【让我打这个tag我都不好意思……】

【就是渣渣的文嘛qwq谢谢食用!】

张佳乐退役了。

因为手伤,他不得不在第六赛季退出这个舞台。

纵使是那么固执好强的人,也不得不屈服于命运。

 

百花只剩下孙哲平了,繁花血景只剩下了一人。

张佳乐想了很多很多,也包括他的以后。

失去了荣耀的以后。

 

他本来就不是个善于处理麻烦的人。

所幸加入百花后他跟孙哲平还没有搬入宿舍。

也不急着搬走。

他还能挤在小房子里跟孙哲平商量。

“去好好玩玩吧。”孙哲平随意地说,“你累了这么久,休息一下,有什么不好?”

“可是,我们还没拿到冠军。”

“我会替你拿到冠军,等你回来,我们再一起。”

张佳乐笑了出来,他本来是要哭,情感宣泄到极点,快要变为泪流时,却只笑了出来。

有时,张佳乐也会想,跟孙哲平搭档,是件不错的事。

“说好了,我回来要再一起夺冠啊!”

 

然后,如说好的那般,分道扬镳。

这么说似乎又不算,张佳乐也并不就是碰不得荣耀了。

只是,没有了战场的拼杀,少了些什么。

但荣耀还是荣耀,没有变。

所以张佳乐就开着小号,咋呼呼地去跟普通玩家抢怪,刷副本。

只是,是一个人。

所以张佳乐不用擅长而熟悉了的打法,前方需要掩护的人,毕竟不是落花狼藉。

虽然他的手伤也是现实,再怎么说,还是不能像往常一样肆意了。

那时,毕竟年少。

 

孙哲平没有主动联系张佳乐,张佳乐自然也没去找他。

即使他憋了很多很多话想说。

可是当张佳乐握着手机,按下号码,就要拨的时候。

他突然想到:

那家伙,一定在努力呢。

然后他就安心了,就觉得吧,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
 

后来几个赛季,百花的成绩还算不赖。

今年也是。

张佳乐游历到了天津,冬季的雪纷纷扬扬地落了。

第几次下雪了呢?

张佳乐想着,用手抹开窗前的水雾,看到外面也只是白茫茫的一片。

过完冬天就回去吧。

张佳乐从不住宾馆,他不喜欢那种陌生的气息。

他通常在旁租一间小屋子,或是借住。

虽然条件不那么好,可他就是觉得充实些。

他就是喜欢这些平凡的东西。

张佳乐趴在窗前,鼻子呼吸间的气息扑到窗玻璃上,又是一层白雾。

模模糊糊。

百花,这赛季,能夺冠吧。他想。

然后张佳乐收回已经有些僵硬的手,伸到火炉边。

头却转过去看着屏幕。

上面是他刚刚发出的话:

过了冬天就回来。

等到手被烤得有些发烫,他才等到了回复:

今年,会有冠军的。

放心回来。

 

然后就没有什么然后了,孙哲平的确拿了个冠军,张佳乐也回去了。

但其实,命运是个讨厌的东西。

因为,它不会安分地让一切顺利地走向HE。

所以,当张佳乐回去的时候,只看到了陌生的对方。

并不是说不认识了,而是老了。

长期高强度的训练自然比游历要老得快。

孙哲平也并非老成满头白发,满面皱纹的那种。

他只是更加稳重了,只是少了年少的轻狂。

而与他相差不多的张佳乐,看起来仍像个学生。

也不能全算是学生。

但两人这般脱去稚气的再见面,突然就陌生起来。

“手生没,打一局吧。”

“我天天训练哪能落下,老孙你就等着吃惊吧!”

张佳乐得意地望着孙哲平,走进昔日开始的地方。

当然,也是现在开始的地方。

 

但是当弹药专家和狂剑士面对面的那一刻,所有的感觉才迟来地宣泄出来。

“老孙,退了吧,我扁不动你。”

张佳乐慢慢地在键盘上敲击着。

“行。”孙哲平爽快地答应。

本来见面也就不适合这种打打杀杀。

“竞技场?”张佳乐又问。

可是适合他们的,只有这种血气方刚的拼杀。

一如当初年少。

然后他们组了个队,进入了竞技场。

真的,只有当孙哲平的角色的背影站在前面时,才真的发现。

是自己过于迟钝,本来,一切都没有变。

然后绽放开一片百花光影,绚丽的光影,隐匿住狂剑士的身影。

瞬息间,带血的巨剑破开光影,开始了属于狂剑士的肆虐。

是的,一如往常。

繁花血景。

 

就是这样一种致命的绚烂,这样一把狂妄的巨剑。

斩破了一切,夺得了冠军。

那一年的夏天,开满了花,为逝去的青春庆贺。

因为,只有失去了一些东西,才能得到一些东西。

像是那些逝去的岁月。

却换得了无法替代凝聚着满满美好的回忆。

 

迈下舞台,张佳乐整个人就放松下来了。

他高兴得几乎脱力,整个人挂在了孙哲平身上。

“老孙,是冠军!”

他说这话时眼睛是亮晶晶的,像是载了星河。

“恩,冠军。”

孙哲平摸着当时留下的照片,应者多年前的话。

然后他走过去将爬到床上跟张佳乐搅成一团的大黄扒下来,推了推张佳乐。

“起床,吃饭。”

 

命运从来就没有给过一个充满波折的悲剧。

那都是充斥着汗水与希望的,

很长很长的一条的,

共同走的人生的路。

 

END

评论(18)
热度(2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