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全职 伞修 【水中的妖怪】

【今天是鬼节,写个关于水鬼的故事咯w】

【感觉最近都在写童话或者故事。我的画风还能不能好orz】

【还是伞修,这次真的有些奇怪。我有时间的话,就再改改吧w今天有些心塞塞的。希望文不会变得虐或者渣得看不下去orz】

【改了一点……感觉跟没改一样qwq果然手感不太对?(那有什么关系啊!)】

【谢谢阅读!qwq】


    据说,他们村子旁边的湖有些问题。有时候,会有些奇怪的声音传出来,像是小孩的哭声。

    呜呜呜地,回荡在宽阔的湖面上,回荡。湖面却平静,没有一丝涟漪,让人怀疑那只是错觉。可是三人成虎,久而久之,也都觉得这个湖有些古怪,先不说那湖向来清澈见底,水草丛生,鱼没生着一条。而且,村中的人无论如何,要是划船,都过不到对岸。只能从旁边的高山上绕过去。

    所以,叶修从小就被母亲管束着,不允许靠近那一泊湖水。

    说是有妖怪,来索魂,拖着其他平白无辜的人,去湖里替他的命。


    今天是鬼节,家里更是管束得严厉。若非私塾的老师过来喊他,他估测母亲根本不会让他离开家门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他对私塾的老师感谢归感谢,但是到底要不要去上课,到从来不是老师可以左右的。毕竟叶修没了私塾的教授,也不见得差到哪里去,家里也不好管束。

    大概是小孩子,总归对一切有着莫名其妙的执着。比如,村里人说湖里有妖怪,他偏不信;村里人不让他去湖边,他偏要去。

    叶修真真正正站在湖前,还是被寒得哆嗦了一下。湖面凄凄冷冷,远处的山峰连绵半隐半现在雾气之中。

    水鬼一般会抓住人的脚,将活人拖下水,然后陷害死。叶修想起来村里的居民这么告诉他的,脚不禁往后面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早!”突兀的声音传来,吓了叶修一跳。

    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湖边的木板上,不凭不依,一袭白衣。头发与叶修的黑稍有差别,更淡一些,有些偏浅棕的颜色。大概像是十六七岁的年龄,也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了这里,也不是村里的人。

    出于警觉,叶修问:“你从哪里来?”

    “又往何处去?”那个人笑盈盈地,接上一句,好像早就料到了他的话语。

    叶修瞥了他一眼,有些不满的同时也督促他赶紧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从彼处来。”那人一指身后,不知道是指湖,还是指湖的对面,山的后面的地方。

    然后他一笑,指了指脚下,说:“要到此处去。”

    叶修理所应当地理解为他住在对面,是山后面的地方的住民:“那你到这里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说,”那人蹲下来,看着叶修说,“你这个小孩。不问别人姓名,倒是先问我目的。别告诉我是这个村让你今天来看守这个地方,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举得不明智,所以他们没派我来。”叶修一耸肩,从地上拾起一枚石子,狠狠地狠狠地抡圆了手臂,往远处丢去,“他们说这里有妖怪,我不信。便是来看,也好知道到底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?”那人轻轻地扣叶修的额头,言语里带着笑意,“真是不乖的小孩。”

    叶修打开那人的手,视线无意间扫到他的手,很修长很白皙,不像是他们村里那些干重活的人,像是个书生:“我叫叶修。既然今天你也没事做,我也没事做,你就留下来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被你先自报家门了呢!”那人一怔,然后笑了笑,缓缓地说他的名字,“苏沐秋。”

    很慢很慢,似乎停顿留出的时间,是为了让叶修好好地回味牢记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叶修完全没管苏沐秋怎样去说,反正只是称呼而已。他想了想,于是精简地喊:“沐秋。”

    “阿修。”苏沐秋很自然地喊,好像早就演练过了无数遍一样。


    两人在湖边扔了一天的石子。说起来似乎有些好笑,可是苏沐秋看见不过十岁的叶修,狠劲地抡圆手臂,把一个个石子像炮弹一样砸出去,还一脸得意地冲着苏沐秋挑衅。他就有些忍不住想笑,稍选一块石子,平着掷出。

    石子在水面弹跳了几下,很轻松地到了叶修刚才丢的石子更远的地方。苏沐秋满意地看着石子下落的地方,向叶修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叶修赌气,就跟苏沐秋比。他咬牙,想学着苏沐秋的姿势丢出石子,但是石子却一次次地沉入湖底,完全没有弹跳的征兆。

    苏沐秋就坐在一边,看着叶修一次次地投掷,石子一次次干干脆脆地落下,不免染上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哥总有一天会超过你的!而且这湖面这么宽,也不见得你丢到对面去啊。”叶修看见苏沐秋在一旁浅浅地笑,不免有些怒意,略带嘲讽地说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心性就是好,感情的表达都是这么直来直往的,不掩饰,不娇作。苏沐秋这么想着,望着叶修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叶修见苏沐秋不回应,想是他怕了,便自个儿又回去捡石子,一个个地丢。

    “手臂抬高点。”突然一个声音传来,叶修下意识地照着做。石子从指间脱离而出,在水面兴趣盎然地蹦跶了一下,才沉下去。

    叶修心里暗暗高兴,哪有什么是他不会的?不过,刚刚一直太过认真的叶修这才意识到那是苏沐秋的声音。想到居然还让敌人提醒了他,又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别急。我等你超过我。”苏沐秋笑着,迟迟地站起身,然后一转身,便消失在了逐渐浓郁的雾气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少年的声带还没发育好,有些稚嫩的声音小小的,也被那雾气一同吞没了去。


    后来叶修猜测苏沐秋为什么突然离开,也想到大概是下雨。那天,雾气愈来愈浓郁之后,便下了雨,不由分说的,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等到叶修淋得一身湿透,在家里裹着被子喝着苦涩的中药的时候,才在心里咒骂:

    “苏沐秋,你最好不要让我再看到你。”


    然后真的很久,叶修都没有看见苏沐秋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,哪怕是鬼节他守在湖边,都没有再见过苏沐秋。

    他也去找过苏沐秋,在山那边的村子里,一个个地问有没有一个姓苏名沐秋的少年。哪知道,村民思虑了很久,还是抱歉地摇头,并没有这个人的印象。

    到了很后来,他进京赶考之后,在一家学者的书库之中看到了水鬼的记载,才理清楚。

    说实在,叶修不是没想过苏沐秋其实就是水鬼的,只是跟他想象的,村人描述的样子差太多,所以没敢确认。

    因为,他觉得苏沐秋不像,不像他人所描述的那样是一只鬼。

    但是,既然是事实,也有不得不承认的道理。


    又是鬼节,叶修还是一个人坐到了湖边,拿起石子,一下下,往水中掷去。石子欢快地在湖面蹦跶,跳到比苏沐秋当初掷落的地方还要远的地方,才落下。

     “扑通”的落水声,涟漪回荡。触碰到岸边,又回转,像是怕触碰到界,匆匆躲藏了回去。

     想去见什么,想去越过什么,比躲藏要难。

    “你不无聊吗?”叶修对着湖面,问,“躲了我这么久,又没人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死得也挺早,怎么就这么了事呢?”

    “苏沐秋,沐秋。”叶修的声音有些低哑,有些与这同样颜色的情绪掺杂。

     一声气叹,无奈的色彩。像是宣告失败。

    “叫魂啊你?”熟悉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,苏沐秋站在他第一次出现的地方,望着叶修。

    “叫你的魂。”叶修站起来,带着笑意将话推回去。

    苏沐秋仍旧是一副清闲的样子:“找我的魂有事?”

    “也没啥事,我的魂想陪陪你的魂。”叶修挑了挑眉,“做水鬼也挺无聊的吧。沐秋,我去陪你说说话?”

    苏沐秋没有回答,没有像以往那样爽朗地回答。他望着叶修,很长久的。一别的许久,他还是有些苦闷,明明见到,却等来这样一个他回避了许久的问题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的沉默,苏沐秋也只是叹了一口气,轻轻地摇头:“阿修,做人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来试试吗?”叶修眯了眯眼,促狭地笑了笑,“反正我很快就会死,要么去陪你,要么就一个人呆在这里。沐秋,你就忍心让我一个人去无聊吗?”

     “你还是个不乖的小孩。”苏沐秋笑了笑,轻轻地抱住已经长得跟他一样高的叶修。

      “比你这个不老的顽童好。”叶修用拳头狠狠地锤了锤苏沐秋。

      “反正我喜欢,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那人到底说的是喜欢谁,叶修反正是调笑了句:

      “诶哟,这我可不敢!”


    后来的故事,没有人知道。因为当初记载的人不见了,也就当成民间的传说,茶饭间流传。

    只是,在记载的人消失的那一年,在那个湖边的村子里,鬼节那天之后,再也没人见过一个名为“叶修”的少年。


【End】

评论(6)
热度(5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