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全职 伞修 【枝雀】

【双花最近要交稿子qvq就没发上来啦!别找我谈人生!】

【顺便严重ooc,文笔糟糕!】

【大概童话风?我也不知道qwq反正又是拼字产物咯】


    国王大人养了只金丝雀,叫苏沐秋。唱歌的声音很好听,国王大人很喜欢苏沐秋,在他还仅仅是个王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金丝雀小小的,金色的毛中带了一些白色,在国王大人的肩膀上,偶尔啄一啄他的脸,或者就用翅膀轻轻地挠国王大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它听得懂人说的话,却不懂得用人类的语言回答。就只能用它小小的眼睛,望着国王大人。

    它至始至终,学会的话不多,还是国王大人硬逼着它学会喊他的名字,叶修。


    国王大人遇见那只金丝雀的时候,它在一棵树上唱歌。金色的毛在碧绿色的树叶之中很显眼,唱歌的声音也很清脆,在人群嘈杂之中,忽然地出现。

    大概是,在沙漠中行走了很久很久的旅人,终于看到了一处阴凉,一处水塘那样的心情吧。叶修溜了出去,爬上那棵不高的树,轻轻地将金丝雀捧在手里。

    金丝雀疑惑地望着这个人,小小的眼珠里流转着太阳反射的光。

    “我叫叶修,你呢?”叶修突然问,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要跟一只金丝雀对话。

    金丝雀好像是察觉到了叶修的友好,欢快地用带着旋律的调子,唱着:“苏沐秋。”

    大概这就是它的名字。叶修想着,将金丝雀带回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仆从和父母曾经一再拒绝他去养些宠物,但是事实他已经带回来了,也不是说就负担不起这额外的一个小家伙。而且,苏沐秋唱歌的确很好听。

    比他们雇佣来的那些人都要好听。


    国王大人的早上,是被苏沐秋喊起来的。苏沐秋喜欢在清晨唱歌,和着轻薄薄的雾,凉凉的风,浅浅地唱。初亮的太阳轻轻环抱着它的身子,在地面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影子。剩下的大片,满满当当地扑到了国王大人的床铺上。

    “叶修。”金丝雀欢快地叫着,在国王大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叶修翻了个身,不理会苏沐秋。

    苏沐秋有些不开心,用喙轻轻地啄了啄叶修的耳朵,再次喊着国王大人的名字:“叶修。”

    “沐秋呀。”国王大人睁开了眼睛,眯着眼看见金黄色的影子,“早安。”

    然后叶修迷迷糊糊地起来,唤来仆从,为他准备一天的行程。


    早餐是很简单的,国王大人不太喜欢吃油腻的东西。至于苏沐秋,金丝雀也不能吃那些。

    这日的早餐有牛奶,用一个小小的碗装好放在苏沐秋前面的,国王大人前面放着的,是一个玻璃杯。叶修皱了皱眉,他并不认为他还需要喝这种东西,虽然的确对身体有好处。

    金丝雀低头,在小碗里啄了两口,喙张合了几下,像是在砸吧嘴。察觉到叶修不喜欢牛奶,看着国王大人:“叶修。”伴随着一种欢快的语气。

    叶修在心里叹口气,它喜欢的话,试试也不坏。于是国王大人拿起杯子,像他品尝葡萄酒那样,优雅地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醇厚的味道在嘴巴里婉转,他看了苏沐秋一眼,金丝雀仍旧用他那小小的眼睛望着叶修。国王大人才下定决心一样,慢慢地喝完。

    苏沐秋像是为了嘉奖表现优秀的小孩一样,欢快地跳到了国王大人的肩膀上,唱了一首叶修最喜欢的歌。

    有时候适当地听一听它的话,也不坏吧。叶修这么想着,自个儿得意了起来,哼起了小调。

    餐厅也没有仆从一刻不离地守着国王大人,轻轻的餐具碰撞声应和着苏沐秋哼的歌儿,格外地搭调。哦,还要加上国王大人那有些不成律的哼哼。

    反正再怎么不成律,苏沐秋倒是没有丝毫嫌弃,反正他会唱出最好听的歌给叶修。


    身为国王大人,叶修也不是有那种闲情逸致一天到晚听着苏沐秋唱歌的,而且他的小小的金丝雀,也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当叶修处理文件,或者看看书的时候,苏沐秋就自己飞到附近的森林里,到处玩玩,到处看看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有时候会给叶修捎上一片树叶,当做书签,或者是一朵干净的野花。不过苏沐秋看得上眼的,倒是没有什么不合叶修心意的。他全部都好好收好在一个柜子里,就差做一个展示台全部框好了。

    当然,全国上下都不知道,国王大人中意的礼物,就是这些小小的,毫不值钱的家伙。

    大概,也是有一部分这金丝雀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苏沐秋看着柜子里一件件积攒起来的礼物,像是一个小小的金库。明白叶修喜欢这些,也就唱得更开心了。
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也是苏沐秋哄着叶修睡觉的。窗户开着一点,徐徐的晚风从缝里流入,吹起着窗帘,银白色的月光流了进来,倾下银白色的色彩。就连苏沐秋本来金色的羽毛,都像是褶褶生辉的银色了。

    苏沐秋喜欢用翅膀拍叶修的鼻子,像是人类刮鼻子那样的举措一样,轻轻地,有些宠溺地。

    叶修也不嫌弃什么,毕竟金丝雀比他还要爱干净。

    有时候,夏夜,清浅的虫鸣从窗外漏进来,和着苏沐秋清脆的歌声,是一种很醉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过苦了苏沐秋,它得等到叶修睡着,平稳的呼吸声传来,才能自己飞到叶修的头边,将头埋进翅膀里,浅浅地睡去。

    叶修不知不觉也就养成了一个习惯,有些离不开苏沐秋。

    当然他也就没打算离开,每天都跟苏沐秋一起起床,一起睡去。


    不过,苏沐秋毕竟还是金丝雀,不是人。

    会死。

    会比叶修,要先死去。

    当它有一天,突然停止歌唱的时候,叶修醒得很晚。他看见,曾经每一天早上欢快歌唱喊他起来的金丝雀,一言不发,站在他的枕头旁边,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叶修。”金丝雀第一次用这么平静的声音来喊他的名字。然后察觉到不太妥当的它,用轻快的语调说出了第二句话:“早安!”

    像是叶修每天早上跟它那么说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诶哟你还自己学会说第二句话了啊!”叶修开心地抱起金丝雀,仔仔细细地看。

    他一直就觉得苏沐秋很聪明,好像跟人一样,感情很丰富到位,但是又不会说人类的语言。

    金丝雀很郑重地啄了一下国王大人的额头,轻轻地,像是情人之间那般温柔。举起苏沐秋的叶修呆住了,他第一次见苏沐秋这么郑重,明明平常都是跟他调笑的这只金丝雀。这样郑重地轻轻地触碰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苏沐秋的喙张合了几下,苦恼于无法发出人类的语言,只能闭上。换了一首歌曲,唱着。

    还是叶修最喜欢的那首歌。

    然后,唱着唱着,停下来了。金丝雀的声音变得小了,有些颤抖,最后到,它张合了几次,都无法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苏沐秋静静地躺在叶修的手心,静静地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陷入一场不会醒来的梦境。

    它生命的最后,用所有的气力,给叶修唱了一遍,他最喜欢的歌。


    国王大人已经很久没有理会过前来送礼的人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呆在他的房间里,一言不发,什么也不做,什么都不想。任由时间荒废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走出来了,在一段时间之后,继续执行他的职责——一个称职的国王。

    只是,早上他需要一个人来喊他起来。早餐他需要左挑右选,才能满意。睡觉的时候,要很久很久,才能睡着。


    直到后来,一个如以往一样的早晨,叶修早早地醒来了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他隐隐约约听到,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,曾经他最喜欢也只有苏沐秋会唱的那首歌。

    有时候心里存些妄想也许是好的。

    他看见一个少年,坐在窗外的枝头,轻轻地哼着那首歌的旋律。少年很年轻,连声音都显得那样清脆,像极了苏沐秋。叶修轻轻地敲了敲少年的额头,说:“我叫叶修,你呢?”

    “苏沐秋。”少年笑了笑,回答。金色的头发在清晨阳光的笼罩下,很亮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欢迎我啊?”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叶修笑了笑,敞开了窗子。

    苏沐秋压了压树枝,蹭过了窗台,然后轻轻地落在地上。如同他还是金丝雀那样的轻巧。

    “叶修。”他说着,很轻快的声音,像是很久以前他那样喊叶修一样,“早安!”

    苏沐秋笑了笑,还身为金丝雀的时候做不到的事情,他现在都能做到了。他抱住了叶修,轻轻地吻了吻他的额头,轻轻的,伴随着呢喃的声音: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最动听的歌,还是得让我唱给你听才行。


    后来的后来啊,国王大人变得跟以前一样了呢,不过身边多了个唱歌很好听的少年,叫苏沐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小孩的睡前故事。”苏沐秋笑了笑,轻轻帮苏沐橙拉好被子,合上故事书,小心地戴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诶哟说那样的故事你也心不跳呢!”叶修随口调侃着苏沐秋。

    “行了,去睡觉吧!”苏沐秋顺手揉了揉叶修的头,“别告诉我要听故事?你的仆从那么多随便找一个去念,我得睡了,有点困。”

     “那你唱歌呗?”

 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的国王大人。”


     至于故事到底是不是真实,是没有答案的。

     就当是场梦,就当是个童话,半信半疑地听,然后傻傻地相信,他们总会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 在故事里,永远不会改变的,枝雀鸣叫的那个清晨里。


评论(8)
热度(18)
  1. 霜天 影炎A.n.x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