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伞修 【blank】

别理我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了!

别理我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了!

别理我标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了!

【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。】

他还是想他了。

像是早就设定好不可避免的结局一样。

他轻轻地拍着冰凉的墓碑,久久地凝视着墓碑上的照片,却也是迟迟地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他张口,吞吐了几方空气,酝酿一个句子一样。最后,他也只是站起来,微不可闻地,将那吞进去的一口气,轻轻地呼出来,发出叹息的声音。



那年,他18,他也18。

他那时候,骗着他说,他叫叶秋。

他笑了笑,说,他叫苏沐秋。

于是,在一间网吧,昏暗的、嘈杂的网吧里,他们翻开了他们人生的书本中的一页。空白的,充满无限可能,和无限希望的一页。

那是他们简陋的初识。



叶秋。

他习惯了很久的名字。当然,现在他还是不用这个名字了。

他说,他叫叶修。在一年的清明,他说,蹲在苏沐秋的墓碑前,轻声地说。怕扰了哪人的睡眠。

他后悔,苏沐秋直到最后,也来不及知道,他叫叶修。



他们住在杭州。比不上旁边的上海,但是也足够繁荣的城市。

苏沐秋有时候打完游戏,就拎着叶修陪他去接她的妹妹,苏沐橙。她还在读书。

虽然有时候起矛盾,可是两人苏沐橙格外地一致:让她好好读书。

接着人,他们也没有做家长催着作业的自觉,带着她去旁边随便溜达。逛逛街,串串小巷,也算是比较融洽的时光。在他的记忆里。



人生的书是什么颜色?大概是一种土黄,弥漫着一种神秘的、厚重的气息,牢牢地锁定在书上,让你看不透,只能自己背上沉甸甸的担子。叫做,人生的责任。

叶修没有后悔过。离家出走也好,跟苏沐秋一起打游戏也好,跟苏沐秋一起生活一起带着苏沐橙也好。

当他们带着耳机,遇到危急,命令透过耳机直接传达到对方耳朵里的时候。苏沐橙也会抬起头,悄悄地看他们玩的是什么游戏,发生了什么,等到两人回头,又迅速地装作在写作业。

两人心知肚明,却不说破,只是笑笑,当做不知道。

苏沐橙心虚,握笔的手心有些湿润。她暗自抹了抹手掌,心里想着要帮上他们一点就好了,明明他们这么 ,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。哪怕,只是在他们的身后仰望他们,做一个跑龙套的。

但是实际实现的时候她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开心。



苏沐秋在一天吃饭的时候,突然郑重其事地声明:“我想试试银武。”

“好啊。”叶修嘴里嚼着苏沐秋做的菜,含糊不清地回答。

“我要做出最好的银武!”苏沐秋这么说到的时候,眼睛亮闪闪的,相信着什么一样,蕴着星河的光晕。

叶修一改以前的嘲讽,也很认真地说:“你可以的。”

苏沐橙也鼓励说。



然后,他做到了。

在他们失败了一次次之后,在换了一个个号抢材料之后,他做出来了。

千机伞。

一伞蕴千机,为了适应散人的武器变换的需求而出现的武器。唯一的,可变换形态的武器。

苏沐秋兴奋得紧紧攥着那张账号卡,一个晚上没睡着。

是的,他一直相信他的,相信他能做出最好的武器。



命运最讨厌的是,它从来不会让你称心如意太久。迎来的是等级上限的提升的消息。

废了。最好的武器,废了。

苏沐秋握着鼠标的手,罕见地出现了颤抖。上一次是千机伞的完成之时,这一次,却是点开等级上限提升的公告的时候。他有些不敢相信,不敢相信他努力了那么久,从大公会一次次追杀中带着材料拼死逃出来,换了好几个账号,搭上了好几个月不眠地设计图纸,对材料进行试验所作出来的武器。在一次更新之后,没用了。

就像是命运在咧开嘴嘲讽他一样,就像那些所有辛苦过、努力过的岁月都被认定为无意义一样。

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将右手搭在苏沐秋的右手上,让他的手不再颤抖。然后食指轻轻地一按,点了进去。

是事实。

赤裸裸的,不容置辩的事实。也是必须面对的。

苏沐秋没有哭,没有嚎叫,他像是泄气一般,安静地靠在了他的椅子的后背,然后很久都没说话。

他最后还是坐起来,从抽屉里抽出了那张账号卡,丢给了叶修。

君莫笑,千机伞。

他笑得很难看,却像是在鼓励他自己,又像是在安慰叶修一样,说:

“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。”



从头再来,从语言来看,只是很普通的四个字。可是当真正去想,真的太重。

那必须是灌注了一切的感情,才能说出来的,才能支撑下去的词汇。

想一想过去的一切都不能作为存在过,必须一点一点从头再来的过程,就有种心酸的感觉。



当然,苏沐秋那时还没有想过,在他所执着,灌注了一切感情的这条路上,也存在着不能再从头再来的情况。

又或许他想过,但是他不愿意去做出这种假设。

他死了。



叶修不愿意再用过多的词汇去描绘他的死,死了,就是死了。

回不来了,终结了。他这一生的努力,真的,就想纸张一样单薄无力,只有几把武器留下,还被改得面目全非。

除了老几辈的,荣耀职业圈里,没有人再会知道,有个叫苏沐秋的人,是跟叶修一样强大的,是可以跟叶修一起,打败所有人的一个存在。

不会有人知道。

不会有人清楚。

苏沐秋,也是可以站在巅峰的。



一次苏沐橙出去郊游,叶修无奈,只能自己做饭。

他哪里会做饭。按照记忆里的,随便拧开了火,加了点油,将那些食材一股脑儿倒了进去,学着苏沐秋翻来翻去,却是无比生疏。有些油溅到手臂、脸上,他也只能迟钝地随意抹掉,然后一刻不停地翻着。他看着颜色,不知道怎么分辨生熟,捞起来的时候已经有糊味了。

他忘记放盐,菜苦巴巴的、没有盐味。他一口一口地吃,也不说嫌弃什么的,毕竟是他自己做的。

“还是沐秋做的好吃些。”

他嘀咕了声,然后将没有吃完的倒掉,洗干净碟子和碗筷放好。

自个儿跑回去打荣耀,他们的荣耀。

因为跟他约定好了,要拿冠军。



“沐秋。”

轻微的声音在空中被撕裂消散,像他叼着那根烟升起的烟雾,灰蒙蒙的一缕,被毫不留情地撕裂消失。

“你过得今年怎么样?”

“哥今年也拿到冠军了,羡慕吧!”

“你羡慕也没用,哥就要去世界展现英姿了!”

“你,不愿意再从头再来一次了吗?”

没有回应的对话,没有回答的问题,一个人的声音在公墓里回荡,显得落寞。



苏沐秋的坟头,开出了一朵小小的花,白色的。

在风中轻轻地摇曳着,花开,对着叶修离开的方向。

像是送行,像是在原地遥望,一步步,走向远方顶端的叶修。

评论
热度(8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