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记录者(伞修)

【抱歉这大清早的QVQ……maya我半夜突然想写,所以不顾一切先码了一篇伞修。太久不写东西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。总归是……啊,这样,我回来了?】

或许我应该用一段很冗长、很复杂的文字来说这一段故事。

可事实上,它只是很短暂、简单的,像你我的生活,一样的平凡。


那是一个雪天,下雪的天气。杭州很冷,很冷。不断敲击键盘的手已经有些僵直。

“冬天,真冷。”他捂着手搓了搓,暗自嘀咕了句。尽管这一举措令他显得有些幼稚。

深呼吸了一口气,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,他手腕动了动,在屏幕上快速扫过目标,左手飞快地击打键盘。名为“秋木苏”的角色在屏幕上,以看不清的身影移动着,这个角色不会懂,他被寄托了什么。也不需要懂。

是该交房租的时候了,他和他的妹妹已经接近身无分文。他的工作不是什么好赚钱的工作,在那个时代,是个比扫地更贫穷的职业。可是他喜欢,可是他不在乎,只要还能活,只要他的妹妹还足够上学,只要,他们一切的一切都还能继续,他就不会停止。

“哟,技术不错。”苏沐秋操作迟滞了一下,他飞速地瞥了一眼说话的人。

网吧里,都是各自顾着各自的,难得有人关注别人在干什么,更别说一句称赞。

那个人叼着根烟,脸还算是干净,胡茬倒是看得出有段时间没有好好打理他们了。衣服不算是干净,似乎是穿了很久,有些单薄。

等屏幕上的画面停顿了下来,苏沐秋才停下来,看了看身边的人。

那个人早就没看着他了,自顾自开了游戏,自顾自地玩。操作还算不错,手速也还算好,当然,这只是在苏沐秋的眼里。

怎么?那个人望了望苏沐秋,抬了抬烟,算是表达这个意思。

苏沐秋不是很在意那些礼貌的人:“你技术也不错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那个人却是厚颜无耻地回了句。

就像是所有小说里老套的开头,苏沐秋想来想去,也只找出了一个问句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虽然事后他觉得他很幼稚。

“一叶之秋。”那个人哼哼般颇有几分炫耀地回答。

“本名。”“叶修。”

苏沐秋像是讨要到糖果的小孩,笑了笑重新坐直:“来帮我几个忙吧,阿修。”

“我跟你还没有那么熟。”叶修的话毫不留情。

苏沐秋故作神秘地拉长了语调,慢慢地说:“这可不一定。”像是在钓一只鱼。

当然,事后他不止一次烦恼为什么钓上了这种鱼的同时,也小小地庆幸着。很简单,秋天会讨厌落叶让他象征着衰亡的同时,也让他充满了美丽而迷幻的色彩。就算是苏沐秋死了之后,也没有后悔过,遇见了叶修。

或许是一切都显得过于矫情而做作得有些不真实,叶修只是无趣地将烟摁在了烟灰缸里,直接转身走人。

烟灰缸里,烟灰和烟头积攒了很多。说明他在这里停留不止一小会了,大概是到了离开的时间吧。苏沐秋这么想着,没有去追。


再后来的遇见,是偶然。苏沐秋送苏沐橙去学校时,看见叶修一个人,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什么也不干,只是一根根地抽烟。

他突然觉得熟悉,像他自己,曾经在孤儿院的他自己。

我记得有一句话,是这样的:每个人都在极力否认的同时,却必须认可的是,每个人最终会喜欢上一个与自己相似的人,哪怕只有一部分相似。

若要真的追寻苏沐秋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叶修,我想,这个句子可以断在这里。

于是,在折回来的路上,苏沐秋停顿在了叶修旁边。

“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。”

他头也没抬,闷声应着:“我知道。”

“我不是说抽烟。”苏沐秋叹了口气,“虽然这也很不好。”

“先生,我没有时间跟你玩文字游戏。”叶修随意地弹了弹烟灰。

苏沐秋温和地笑着,安静地说:“可是先生,你刚才可是在这里无所事事了很久呢。”

叶修这才抬头看了一眼苏沐秋,又兀自望着烟,不说话。

“找份事情干吗?不为了谁,不为了什么,为了你自己。”苏沐秋望了望天,很蓝很蓝,像是能洗涤去冬天的寒冷,“看起来你需要一份工作,而你在这里的原因,是你不喜欢你被安排好了的工作。”

“我讨厌随意猜测别人的人。”

“可是你同时也在猜测我。”

“我不否认。”

“然后呢?”苏沐秋笑了笑。

叶修也望了望天,想从中找出苏沐秋看到了的那些,但是只有颜色,很简单很透明。似乎是经历了很深重、漫长的思考,他点了点头:“我答应你。”


后来。后来不是他们的故事了。纵使有很多很多事情可以写,但是,语言在这一切之中,显得分外贫瘠和苍白。

后来,只是一个人的故事。叶修一个人。


像所有人所熟知的一样,叶修走上了职业选手的路,走到了巅峰。似乎所有的故事应该画一个终结了。

可是这不是小说,是人生,残酷而现实的人生。

他还是累了,一个人走了太远太远,已经把另一个人落下太远太远。等他回首的时候,苏沐秋还停止着的时间点,他都经过了太久太久了。

有些夜晚,他也会拿出曾经的账号卡,随便在网游里逛,像是在纪念什么。大概,也是他怕吧。怕到了最后,看到这些场景,记起来的是他怎样一遍遍地帮俱乐部的新人练级,他的一种种技巧,而不是他与苏沐秋,当初开荒时的一件件事情了吧。

错过的,遗憾的,有些会显得更美好。

至少你可以去想象一朵凋谢的花生平是多么美丽辉煌,而不是对着一朵美丽辉煌的花,却被压抑住了所有的臆想。

叶修觉得他就是看着一朵花辉煌然后凋谢。

是不算爱情的,他和苏沐秋。虽然突然地掷出这样的词汇有些唐突,可是他是真的这么觉得的。他们只是默契,只是有着谁也无法替代的默契,是算不上爱情的。他们没有坦白,没有情人的拥抱,没有吻,是无法预料这些发生了时是怎样的心情的。

他们都只能清楚,他们之间的默契,是胜于爱情的。没必要被那么庸俗的词汇去束缚了他们,他们只要继续做着他们喜欢的事情,就足够了。

其实,苏沐秋没有死。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。

死这么宏大而悲观的词汇不适合他,他早就已经从君莫笑身上,从叶修不断前进的意志中,得到了重生。

有什么难过,有什么悲观。


苏沐秋近乎是惨烈地笑了笑:“阿修。再见了。”

肌肉的剧痛已经不用看就能猜到那惨状,大脑也几乎不能思考,全身的钝痛却似乎是要撕裂他,将呼吸的权利也剥夺尽。

是苏沐秋死的时候。


我得停止书写了。

我不喜欢将这种过分悲伤的情绪带入文字中。我只是一个记录者,记录故事的人。

就算有时候,它真真切切地发生了,在我的身边。


如果还有谁能够看见,请替我告诉叶修:“苏沐秋,一直在,一直一直,陪着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苏沐秋·18岁书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