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【陈果他爹X苏沐秋】南山组 《等》

QVQ对不起小伙伴我又魔性和矫情了……我认错!!我忏悔!被拆的小伙伴当看逗比就好,相信我是对你们爱得深沉(?)的!好吧,其实就又是一些混乱的东西QVQ

=====

他是早几年被送来的,姓氏为陈,周遭野魂称他为老陈。

他被女儿置在了较内,大多认识的也都是些老家伙。比他早死几十几百年的都有。

但那些大多都是些积攒了太多负面的心念,得不到转生的一些无趣的家伙。

人死了哪有那么多乐子可寻,不就是说些没死的时候的事,然后在这块小小的地方四处闲逛。也不是他不想转生,死了吧,总得好好体会下死了后的样子。

也正因为这样他结识了苏沐秋,那个18岁的男生。

那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他也乐于跟苏沐秋谈些陈年旧事。

毕竟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。

也是这之后他才知道,苏沐秋的人生,并没有如他的人看起来那般顺利。

 

清明,苏沐秋会有一男一女为他扫墓,苏沐秋后来告诉他:男的叫叶修,女的叫苏沐橙。

他知道,是苏沐秋人生里的人。

似乎是很有名的人,听说是打网游的,貌似还挺厉害。上次他还见着叶修将他冠军的奖杯放在苏沐秋的坟前,还把一张奖状在他的墓前烧掉。

苏沐秋也告诉他,他就在要跟他们一起前进的时候,被送到了这里,断送了一切生的可能和希望。

反正老陈是不知道苏沐秋刚死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,但他跟他说起的时候,苏沐秋是笑着的。就好像,他对这人生里的一切,都很满意。

哪有那么简单。老陈苦笑了下,摸了摸苏沐秋的头,说:“小子,别死要脸。多了又不能吃。”

苏沐秋怔了一下,隔了会才迟迟地笑了出来,说:“哥坚强得很,哪里是死要脸了。”

老陈只是无奈地摆了摆手:“行行行。”

其实这些事情谁说都一样,都得自己去想。

 

清明,老陈的女儿也会来给他扫墓,随了他姓,叫陈果。

“是个很厉害的孩子。”后来他自豪地对苏沐秋这么说。

老陈走得早,网吧的事全靠她女儿管。她当时还没高中毕业呢,做起这种管理的事情的确有些勉强,而且她居然退了学来为了管理这个网吧。但结果呢,她做得很好,到如今也还算是混得不错。

他当然自豪,苏沐秋也算是开心,称赞了几句。

 

当初,两人还只当是各自的人生,各自的生命线,笑一笑就过。

是啊,当初哪想得到,生活弯曲折回,竟又走到同一条路上。

 

这年的清明。陈果讲了很久,叶修和沐橙也讲了很久。

他们是一起离开的。

苏沐秋就望着他们离开的身影,发呆。

君莫笑,叶修,荣耀。是他在背负着他的梦想前进着的啊。苏沐秋突然就笑了。

他也没心思去找老陈聊,只是自己坐在那一丘泥土上,一个人想着,一个人待着,像是,沉淀入时间的河流。

后来也是老陈先来找的苏沐秋,他随意地靠着墓碑,问苏沐秋:“来根烟吗?”

苏沐秋接过烟,点着,任由烟迷蒙了双目。

然后,他就像是自己在问自己一样,对老陈说:

“老陈呀,你说,你说他们会走多远呢!”

老陈眯了眯眼,只是回答:“冠军。”这两个字,他说的声音不大,却异常有力。

然后老陈就觉得不太好意思,明明什么都不知道,而且还是个老大不小的人了,还这么跟小伙子较真,真是有些显得幼稚。他苦恼地挠了挠头,说:“我听陈果那孩子说的。”

苏沐秋笑了笑。

阳光透过他半透明的躯体,依稀,泛着朦胧的暖黄。就好像,苏沐秋融化在了阳光里,就好像,他就是阳光,有着自己的光亮。

老陈没注意到,自顾自地说着:“她说,叶修是个很厉害的人,拿了你那个账号卡在重新打比赛吧。沐橙不也是一起的吗,还创立了个战队。两个人呢,虽然少了你,他们一定是带着你的梦想一起前进着的呀!你得等着,他们肯定会有冠军的!肯定会有,是属于你们的冠军。”

苏沐秋也知道,陈果没跟老陈说过这些,是他自己说的。哪有这么老实的人,连这样的话都不敢直接说。

然后他想到了很多很多,释然一般,一切的执念都没有了一般。

苏沐秋就笑了。

“不用了,他们一定会拿到冠军的。”他笑得几乎有些苦涩,“我得走了,老陈。”

“走。哦,你得走了吗?”老陈楞了一下,只是无奈地笑了笑。

“不能让你和他们看我的笑话呀。”

“那,祝你能成功!”

“必须的!”

然后,没有任何征兆和声音的,苏沐秋的灵魂就这样消失在空气中,只有那根烟轻轻地落在地上。

老陈早看过很多的灵魂的转生,都是这样突兀地消失。

本来只要没有了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,就可以转生,但只有这个灵魂,是这样的不同。

明明早就明白了很多,明明每天都很开心,明明没有什么烦恼和焦虑,可就是走不了。后来想来应该是太重的执念。

老陈叹了口气,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根烟,轻轻地放在苏沐秋的墓前。

一切都一样,照片上,那个十八岁的男孩,还是很开心。

 他的墓前,却多了一个灵魂,握着烟,一根一根地抽。

 

老陈一直守着那个墓,一直在公墓里等待。

 

到了很后来很后来的时候,老陈又碰到了一个男生。

那个男生长得一点都不像他记忆里那个样子了,但他还是笑了笑,像往日一样地,对老陈说:

“我都又来了你怎么还没走?”

“等你。”老陈说。

然后他扯出了个生硬的笑:“你这一生怎么混了这么久,我都快等不到了。”

“正好,换我来等你。”

 

南山公墓已经很老很老,时代的更替一遍遍,是为了沉淀下一些更贵重的东西。

譬如,一轮轮的等待。

又譬如,灵魂。

【谢谢食用完毕的你w】 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