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总是说,是主角或者玩家不该对怪物们怎样。可是,哪怕投入感情深陷其中,他们也不会回复任何,不过一堆数据而已。想写这样一个故事。✧⁺⸜(●˙▾˙●)⸝⁺✧谢谢读者姥爷赏脸!!这里浠斫,请多多指教!

sf_刀糖大战:

【SF】刀组 第4弹


本次粮的太太:匿名【均匿名发布】


喜欢的朋友在点击底下小红心和推荐,红心量的多少会作为这次战争的评比标准。



【Frisk不是玩家,她本身不知道这是个游戏,也没有被操控。】


所以呢,结果还是弄成了这样,与重置前毫无差别。
Frisk看着手中的刀子,崭新得如她刚刚拿到一样,最多夹杂着谁的尘埃,停留在那不愿随风而去。她面对着那个骷髅,没有向前,也不能退后。
空气寂静得让她的呼吸声音显得燥人,她只是看着对面的骷髅,没有举起刀子,也没有松手。屠杀让她知道了更多的事情,但最后还是站在这里,等待属于她的一场审判。
“他们算什么?”她问。
骷髅没有回答。
“我又算什么?”她问。
骷髅还是没有回答。
“Sans,你存在吗?”她问。
谁会回答呢?
“我被大家耍了,对吗?”她问。
当然了,谁也不会回答。
“是了,这只是游戏。”她回答了自己所有的问题。
她遵从着系统的指令,向前一步,放弃了所有的抵抗,因为这只是个游戏。
对啊,毫无差别的剧情和态度,早就被设计好的回答和情感,就像,Frisk永远也不能对着回音花留下什么一样,她的话语是毫无意义的。所以,她一切的感情和投入都是毫无意义的。
“像你这样的孩子……”
她听见对面的骷髅在喃喃着早就听过的话。早就设定的台词,就好像他不断重复他们是朋友一样虚假。谁会在乎她是怎样的人呢?谁会在乎她干了什么呢?最后即使她爱上这里,不想前进,却只能面对每天相同的对话和生活,毫无改变。
Frisk躲开突然出现的骨头,没有攻击。在Sans疲惫之前,一切的攻击都是无效的。这也是早就设定好的,不用研究准心,也不用费力地去靠近,只需要躲避并且活下来。
骷髅对于她的行为什么话也没有说,什么表情也没有出现,他没有设定出对于这种情况的反应,他就不会有任何反应。
就像Frisk偷偷去拉Sans的手,去亲吻他的头骨,去狠狠地锤他的肋骨,都不会收到任何的反应。在重复了数次重置后,她终于理解到,这是个游戏,没有设定的内容就不会发生。她哪怕用刀子去狠狠地划树干,没有设定她能破坏,树上就不会留下她的任何记号,就像她连改变Sans的衣服褶皱都做不到一样。
很简单的概念,也是很简单的残酷。
“我已经放弃了。”
她听到骷髅这么说,一晃神,被一根骨头穿透了心脏。可是,她不会死。就算那颗心脏破碎,只要系统设定的血量还存在,她依旧活着。就算她的大脑也在地上碎成七零八落,她依旧活着,用着不知道哪个器官在呼吸着,继续跳跃着,进行这一场设定好的战斗。
放弃。
系统希望她这么干。
系统希望她放弃继续战斗。
但是,重置过的Frisk也很清楚地知道,系统根本不会给放弃的她任何饶恕。从头至尾,不管她选择哪一个选项,都是如此。
这些怪物没有灵魂。
他们是怪物,货真价实的,是被设定好的机器人。没有感情,没有思维,没有判断,不过是系统那东西在作怪,开了个玩笑。
即使她喜欢上谁,又有什么用呢?
对方的程序里永远不会写进“Frisk喜欢我”或者“我喜欢Frisk”的语句。
Frisk向Sans挥出了刀子,一步迈进,然后看着对方以相同的姿势躲开了她的攻击。
“看来你被‘我’戏弄过了。”
骷髅摊了摊手,如意料之中的反应一样。
所有怪物都在重复着她很重要的事实,但其实所有怪物都不把她当回事。不,应该说,所有怪物根本没有“重要”的概念。他们不过机械地重复着设定好的程序。
再温情感人的话语,说得多了,也不过是一句话而已。
所以,她也懒得再重复那些得不到回应的话。
反正对方也听不到。
反正,她已经放弃收到任何回应了。
“Zzz……”
骷髅睡着了,按照设定的程序。
终于到了,她等待了很久的时机。
这是她的最后一次尝试。
Frisk放弃了很多东西,放弃了等待Sans的回头,放弃了期待Sans多余的话语,放弃了得到Sans对她喜欢的回应。她不死心,终归灵魂仅剩的一点决心支撑着她又来到了这里。
Frisk提着刀子,拖着疲惫的步伐走到Sans的身边。
她没有攻击,也不会攻击。
她只是试探着寻找了一下自己的灵魂,就像以前她被那些怪物杀死后取出灵魂那样,她看着那颗红色的心在手心跳动,带着些许的温度,渐渐冰凉。
她奋力地一掷,将那个灵魂,这个世界最后的灵魂丢在了远处,她最开始进来的地方。
意识开始逐渐模糊,逐渐失去思考和感情,大脑也开始变得冰凉。她跌落下去,跌落在Sans的身上,并没有将站着睡觉的他压得哪怕是摇晃一下。Frisk把下巴搁在Sans的肩膀上,双手环过他插着口袋的手间,逐渐放弃了挣扎。
她看见灵魂不断地朝他冲撞过来,又被弹回去,她的躯壳已经不能承受灵魂了。
Frisk是个怪物。
但她至少可以把时间停留在这里,与Sans一同陷入长眠。她再也不会醒来了,剧情没有推动,Sans也不会醒来。与她而言,这是她能找出的最后一种,能与Sans永远在一起的办法。
这本来就是个怪物的世界。
最后也变成了怪物的世界。
她最后听见了,这个世界最后的灵魂和所有的决心破碎的声音。


两个怪物睡着了。
当然,不会有任何怪物知道。

评论
热度(134)
  1. A.n.xsf_刀糖大战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总是说,是主角或者玩家不该对怪物们怎样。可是,哪怕投入感情深陷其中,他们也不会回复任何,不过一堆数据...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