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叫我浠斫w
渣渣小透明写手。
不定期更新。
欢迎来找我聊天!
最近渣基三
以及沉迷ut和骨
不吃st!不吃st!
我的心一点都不脏
2017以前的都是黑历史
^q^

倒带

说来也是一篇跟清明扯不太上关系的文章w

还是我以往的风格……

OTL对,就是没记叙全篇废话。

想写出个圆满的故事呢w

但是好像又渣掉了。QVQ

诶嘿总之清明节快乐w!

祝所有人死去的家属或者朋友在天之灵都能开心而圆满!

总之,谢谢能够阅读这篇文

====================

他宁愿相信,他是蕴了一首歌的,为了在下一个新季喧唱。

可是,与想象相悖的事情,从来就不缺。

那仍旧是一个秋季。

在他的臆想中,这是一个安静的季节。

恩,安静而不容许打扰的季节。

苏沐秋轻轻地合上手里的书。干净而修长的手指不自觉地滑过书页,无意间的举措。

为了让自己感知到一些事物。

他从来没想到他会有这样一个人生,一个像是可以回退又不断前进的人生。

 

斜斜的阳光投下暧昧的暖黄,空中起伏不定的微尘,曛得人困倦。自然总是有这般神奇的力量,令这些小家伙比酒都要醉人。

苏沐秋打了个哈欠,暗自算计着时间。

“又到那一天了吧。”

死去的那一天。

自从那一次车祸后,苏沐秋的人生就像是个不断倒带播放的磁带。

每年总得死一次,就是那种,躯体逐渐变得透明然后消失的那种死亡。但是不久,又会在墓地前醒来,带着和死去前一样的身体,和意识。

即使是这样,他还是怀着好奇心读完了大学,断断续续地,每年消失一次的。

没有人怀疑,没有人惊讶,因为苏沐秋对于他们,不过是个过分平常的路人。

连回眸都不被准许的路人。

 

苏沐秋还是喜欢以前,他没有死去的以前。

总好过如今,连是生是死都分不清的躯体。大概,非得找个词来形容的话,就是怪物吧。

笑了笑嘲讽自己,却苦涩得完全没有真实感。

可是,只要还存在就是好的,就总还是能做很多事情的。

比如,荣耀。

苏沐秋可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放弃了过去,只是还没想好怎样去面对叶修和苏沐橙。

这两个曾经接触过他的死亡的挚友。

他也不知道如何告诉他们这件事情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从刺目的白光后就已经没有太多的意识了,只有些模糊的片段。比如叶修和苏沐橙的呼喊声,救护车的声音,以及,满目的鲜红。然后他就什么印象都没有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就穿着那件干净的衬衫,独自坐在墓碑的前面,靠着那块冰凉的东西。就像是,他还没有死,只是靠着墓碑小憩的人。

这样的经历,就算的确是发生了的。连他自己都不信任,更何况他们呢。

想着想着,就迷糊得快要睡去。

果然午后总是很醉人的啊。苏沐秋还是决定出去走走,在大学的最后一年。

 

既已入秋,叶落自是不可避免的。

纷纷扬扬,簇簇地落,无可留恋地,扑向大地,坦然地将生命投向最后的归宿。

苏沐秋望着,却感伤不起来。因为他也将像这片片落叶,在不久后,飘落。

大概,可以用壮烈来形容吧。苏沐秋为落叶,也算是为自己找了个词。

这么想着的时候,一片叶子轻悄悄地落到了苏沐秋的头上。

本来是平凡无奇的事情,但是落叶却像是落于水面,引得苏沐秋的身体都似乎漾开了层层涟漪。

时间不多了呢。

苏沐秋笑了笑,轻轻捏起头上的那片叶子,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摩挲旋转,把玩。

这就是最后的纪念品吗?一片落叶。

叶。

苏沐秋觉着好笑,鼻腔中轻轻哼出气,却没咧开嘴笑出声。

今年也是你呢。

没办法,谁让他每年都死在秋季。

死在他最喜欢的季节。

是了,偏偏要在他最喜欢的季节死去。

突然,思考得有些迟钝。

苏沐秋晃了晃头,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。

 

他仍旧保持着不急不缓的步伐,走着,走着。

或许他下一秒就会死亡,可是,在可知可控的现在,他还是想多活一会儿。

纵使他还没想好要去干嘛。

继续读书?还是去打游戏陪着叶修?

啊,稍稍,有点烦呢。

苏沐秋无奈地笑了笑,用拇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,想让自己放松点。

明明都要死了还要考虑以后。

不算是多好的事情呢。

 

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,天空阴暗着,如铅灰般的颜色压抑着心情,像是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了。

苏沐秋还是走到了那里,他的墓前。

他没打伞,湿淋淋的头发一股股地贴着脸庞,干净的白衬衫也被打湿。像极了,他死去的那天。

有点狼狈。

苏沐秋靠在墓碑上,缓缓坐下。

然后就像耗尽了所有力量一样,整个人瘫在了墓碑上。

雨还在下,苏沐秋望着阴沉沉的天空,费力地思考。

雨水顺着发梢,肩边流下,似乎将他的身体也洗得逐渐透明。

苏沐秋有些睁不开眼,于是他就索性闭上了。

省点给自己思考的力气。

于是他就没由来地想到了叶修。

想到曾经自己告诉他要记得打伞,自己却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雨。

想到曾经自己告诉他一次失败没什么,自己却暗自伤感了不知道多少次。

想到曾经自己说要一起走到巅峰,结果呢,自己却先离开了。

他是个怎样的人呢?

苏沐秋只是问自己。

他,很好。

费尽力气调动的思维,却只落下了轻飘飘的两个字,像是落叶。

无声无息,飘落也无人知晓的,单薄得可怜。

他微微睁开眼,只看见自己几乎要变得透明的身体。

他还是痛苦地闭上眼,不用看也知道,自己的脸色是惨白惨白的。

就在一切的意识快要彻底消逝的时候,苏沐秋听到了一个声音,微小而又带了些颤抖。

“沐秋?”

苏沐秋只觉得欣喜得过分,什么都管不上了,未经思考调动了全身的气力,竟笑了笑,回应:

“是我。”

然后一切就都消逝了。

喑哑而微小的声音也自然随着躯体的消失被空气吞没,溶解在淅沥的雨水中。

然后意识上就是一片苍白,虚无。

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。

 

苏沐秋终于又恢复意识时,是在一张床上。

算不上干净和整洁,但以往,苏沐秋都是在墓地中醒来。

虽然这次的昏眠意外地久,算来至少也有两三个月了。

意识里和躯体上就忽然地刺痛,骨骼相互碰撞着,想要传达些什么。

 

那是他意识还未回归时,身体储存的记忆。

在苏沐秋消失之后不久,他的身体又一次出现在了墓碑的前面。就那样静静地靠着墓碑,就像不小心睡着了一样。

叶修失笑,将手中的伞举在苏沐秋的头上,蹲下身子,看着苏沐秋。

叶修有些失神,一切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,他没想到,能再见到苏沐秋。

就算是以这样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。

不过,还在,就好。

然后叶修就将苏沐秋拖到了宿舍安置好。反正他是队长也不缺这么点地方。

苏沐秋一直沉睡着,叶修估摸着这样也不是个办法,还是跟苏沐橙商量了这件事。当然,最后还是决定由叶修来照顾苏沐秋。

乍一听是个不太靠谱的决定,叶修有时候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怎么还去照顾别人。

只是苏沐橙知道,他可以。

如果是有关苏沐秋的话,叶修会做到的。

虽然这么一说显得过分的矫情,但是,也没有什么别的好说的。这么多年,说要一点都不想念,那都是骗人的。

叶修已经一个人肩负着两个人的梦想走了太远,接下来,他终于可以轻松些了。

主要是,苏沐秋,回来了。

如他所曾经告诉他们的那样,从头再来。

他们相信着。

回忆到此差不多停止。

 

苏沐秋笑了笑,才迟钝地意识到叶修已经站在门口。

“要一起从头再来吗,小修?”

“哥可不是跟你一样不守信用的人。”

“是呢。”

苏沐秋赤脚走下床,直径走向叶修。

他很开心。

“所以啊,小修。把烟戒了吧,我不喜欢尼古丁的气味。”苏沐秋哽塞了一下,才说出后半句,“会让我想哭。”

他轻轻地抱住叶修,第一次这样斥责尼古丁的坏处。

害得他在叶修面前哭了。

不过这样的话,总能够好好地,从头再来了吧。

 

他不知道,他所蕴的那首歌,在这样一个季节,已经唱开。

他同样也不知道,秋季,总是会象征着很多的。

也有思念和圆满。

 

叶落了还会长,秋过了还会来。

无论经历了多少的分别,总归还是要向前看。

说不定在很远很远,所看不见的远方,就有着象征一切的希望。

如苏沐秋和叶修,还有直到很远很远以后的将来。

 

今年南山公墓,苏沐秋的墓前,很沉默。

难得没有了每年来的人,和每年更替一次的花朵。

毕竟不需要了。

 

所谓,从头再来。是要一起的。

 

-END-

评论(2)
热度(1)

© A.n.x | Powered by LOFTER